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周日身陷围城,乌克兰教会坚忍不息

大卫的故事在第聂伯河上被讲述,俄罗斯牧师在莫斯科推动和平。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Français繁體中文русскийУкраїнська
周日身陷围城,乌克兰教会坚忍不息
Image: Chris McGrath / Getty Images
2月27日,在乌克兰基辅,周末宵禁期间,圣沃洛迪米尔大教堂(St. Volodymyr's Cathedral)与首都天际线交相辉映。

由于俄罗斯军队在基辅和其他城市遇到的乌克兰士兵和公民的抵抗比预期的更激烈,两个国家的牧师都适当地调整了周日(2月27日——译注)的聚会。

“整个教会都为我们的总统和国家,为和平而跪地祷告。”瓦迪姆·库利琴科(Vadym Kulynchenko)说,他的教会位于首都以南145英里外的卡米扬卡(Kamyanka)。 “聚会结束后,我们做了一次急救培训。”

与其说是布道,不如说是给了大家时间来分享在空袭的痛苦日子里的见证。 大家分享了许多诗篇,库利琴科的信息则以箴言29:25为中心。 惧怕人的,陷入网罗;唯有倚靠耶和华的,必得安稳

在斯维特洛沃茨克(Svitlovodsk)的加略山礼拜堂(Calvary Chapel),破坏和日常生活都得到了展示。

周四,因俄罗斯导弹袭击而离开基辅的安德烈(Andrey)和娜迪娅(Nadya)在盛大的庆典中交换了结婚誓言。

这对夫妇原定于本周末在首都举行婚礼,却前往了东南方向185英里处第聂伯河畔纳迪亚家乡的教堂,并要求举行临时婚礼。

“在战争期间? 这没有道理!”本杰明·莫里森(Benjamin Morrison)故意说反话。 “但在战争期间正是它最有意义的时候。 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提醒我们,即使是战争也不能把爱消灭? 在混乱中欢欣鼓舞,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说明我们效忠于一位更高的君王呢?”

他们按计划在星期六举行了婚礼。

星期天,约有80人的会众——混杂着刚刚开始涌入的新难民——聚集在一起,听关于大卫和歌利亚的证道。

“是的,大卫仍然要战斗。” 莫里森总结说,“是的,这仍然是困难而可怕的,但是上帝是他的信心。”莫里森是一位有20年经验的美国传教士,他娶了位乌克兰人。

“愿祂也是我们的(信心),愿祂砍下敌人的头。”

乌克兰今天声称,到目前为止已有3500名俄罗斯士兵阵亡。 俄罗斯没有公布官方的伤亡数字。

关于自身的损失,乌克兰卫生部统计,截至周日晚上,有超过350名平民死亡,近1700人受伤。 报告的统计数字结合了平民和军人的伤亡,但也出现了14名儿童死亡和116名受伤的情况。

海外理事会东欧和中亚地区(Eastern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at Overseas Council)主任塔拉斯·迪亚特利克(Taras Dyatlik)算了一笔账。 如果正确的话,在三天的战斗中,每小时有40名俄罗斯士兵死亡;每一分半钟有一名士兵死亡。

“这些人大多是19至25岁的孩子,”他感叹道, “我们人类破碎的深度只能由圣灵来医治。”

乌克兰东正教会(OCU)大主教埃皮法尼乌斯(Metropolitan Epiphanius)为死者向俄罗斯东正教会(ROC)驻莫斯科的牧首基里尔(Kirill)主教呼吁。

“如果你不能大声反对侵略,”他,“至少带走俄罗斯士兵的尸体,他们的生命已经成为[你和你的总统]对‘俄罗斯世界’想法的代价。”

在战争之前,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断言,乌克兰只是俄罗斯的延伸,不是历史上独立的存在。 埃皮法尼乌斯说,乌克兰政府正在寻求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协调,以遣返死者的尸体,然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因他在国界两边的信众,基里尔小心翼翼地行事。 2019年,总部设在伊斯坦布尔的东正教普世牧首承认了OCU的独立性,而乌克兰的许多教区拒绝了这一点,选择继续留在乌克兰东正教会(UOC)之下,该教会是俄罗斯东正教会的一部分,这是历史的延续。 (乌克兰的OCU和UOC附属教会的确切数字难以确定)。

基里尔表示,他相信交战双方将克服他们的分裂和分歧。他呼吁“整个俄罗斯东正教会为迅速恢复和平进行特别的、热切的祷告。”

作为基础,他引用了两国人民几百年来的共同历史。

然而,埃皮法尼乌斯在结束他给牧首的信息时指出,东正教的日历将本周日作为纪念最后审判的日子。

普京命令他的核部队保持更高的警惕性。

乌克兰作为非北约成员国,其西方盟友加重了对俄罗斯主要银行和政治家的制裁——包括普京。 虽然他们没有采取完全切断俄罗斯在国际SWIFT系统中的银行转账这一“金融核选择”(现已施行——译注),但许多国家批准向基辅发送额外的防御性援助。

与此同时,10所地区新教神学院——包括基辅神学院乌克兰福音改革神学院--在脸书上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被分享了650多次。

“我们必须说出真相,揭露谎言,”他们说。 “我们 ... 强烈谴责旨在破坏乌克兰国家地位和独立的公开而无理的侵略,其依据”是普京“明显违背上帝的启示”的公然谎言。 他们指出:

我们承认神有真实无限的能力,可以控制所有国家和大洲(诗24:1),也可以控制所有君王和统治者(箴21:1);因此,所有受造物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干扰神完美旨意的实现。 我们与最早的基督徒一起,承认“耶稣是主”,而不是凯撒。

我们对乌克兰人民表示声援。 我们与那些已经失去亲人的人分担痛苦。 我们祷告,侵略者的所有计划都将失败、蒙羞。 我们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抵制侵略者的谎言和仇恨。 我们呼吁,大家为停止敌对行动请愿,并对俄罗斯联邦施加一切可能的影响,以停止对乌克兰无动机的侵略。

有五所神学院设在乌克兰。 两所在俄罗斯,保持匿名。

更为大胆的是俄罗斯境内的一些牧师。

俄罗斯第四大城市叶卡捷琳堡的新生命教会(New Life Church)的主任牧师维克多·苏达科夫(Victor Sudakov)周四改变了他的Facebook个人照片,加入了一面小型乌克兰国旗。 上周六,他改变了自己的封面照片,展示了乌克兰国旗和tryzub,即乌克兰官方纹章中的金色三叉戟。

这位五旬节教派的牧师是俄罗斯福音派-五旬节教派基督徒联合会(ROSKhVE)的成员,他的行动获得了数百人的评论。 “兄弟,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勇敢的人,”一个人说, “你现在所做的事是无价之宝!”

周日,苏达科夫发送了一个Change.org的请愿链接,提供给反对乌克兰战争的俄罗斯人。 截至周日晚间,已有超过96万人签名。

周五,ROSKhVE发布了一份官方声明,引用了《使徒行传》中关于上帝为人们指定居住地的内容。

“无论原因如何,战争都是一种可怕的邪恶,”该组织指出, “上帝呼唤我们去爱,[而且]不应该局限于特定的国界线,而是人类的灵魂。”

祷告和平得以“尽快恢复”,这个福音派联盟呼吁禁食, “直到自相残杀的冲突得到神圣的解决”。

与基里尔一样,ROSKhVE将俄罗斯和乌克兰福音派之间几个世纪以来的团结历史作为基础。 报告指出,后者的许多宣教士现在担任教会的牧师和主教。 他们希望这能促进早日实现和解。

莫斯科圣经教会(Moscow Bible Church)的牧师康斯坦丁·利萨科夫(Constantin Lysakov)表示:“我非常抱歉,我的国家攻击了它的邻国。 无论我们如何称呼这一事件,无论我们如何辩解,... 当你在悔改时,没有人可以推卸责任。 我们都应该为所发生的事情忏悔。”

他在Facebook上写道:“对我来说,这一切只有一个安慰的来源。 基督在宝座上,父神将一切都掌握在祂的手中,圣灵充满了那些相信祂的人的心,没有什么能战胜祂的力量。 当一切看起来无所指望的时候,神做了最伟大的救赎工作。 ... 我为和平祷告。”

战争爆发伊始,叶夫根尼·巴赫穆茨基(Yevgeny Bakhmutsky)也说过类似的话。

“我的灵魂感到悲痛,我的心被恐怖和羞耻所撕裂,我的思想被人类的疯狂所震惊,”这位莫斯科俄罗斯圣经教会(Russian Bible Church)的牧师, “我们不是政治家,我们是上帝的孩子。 我们没有被召唤去重塑世界的地缘政治地图以取悦这个或那个统治者。 ... 让世人看见神的儿女彼此相爱,彼此接纳,不是因为语言[或]国籍 ... 而是因为他们已经被基督所接纳。”

在战争爆发后的那个周日,俄罗斯各个福音派教会经常引用的经文是诗篇2:1。 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

其他教会则专注于团结和祷告。

前全俄福音派基督徒联合会(All-Russia Commonwealth of Evangelical Christians,简称ARCEC)主席、洛桑运动欧亚地区主任帕维尔·科列斯尼科夫(Pavel Kolesnikov)说,周日在俄罗斯各地,ARCEC旗下26个新教联盟中的约700个教会共同宣布了为和平祷告和禁食的时间。 “这是我们的行动,”他告诉《今日基督教》。

他们的祷告议程包括五个重点。

1. 为了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兄弟人民之间的和平
2. 为了让当局和“统治者”有对上帝的敬畏,有力量,有建立和平的意愿
3. 为了乌克兰人民的安全,以及生活在乌克兰武装冲突地区的基督徒的安全
4. 为了教会,愿上帝保护它在恶化的局势中不发生分裂和冲突
5. 了解每个教会协会如何回应受战争影响的人的需要

在他自己的教堂,莫斯科泽勒诺格勒浸信会(Zelenograd Baptist Church),科列斯尼科夫要求参加晨祷的人手拉手。每个男人、女人和孩子,都为两国政府的和平和智慧祷告。 他的教会也一直在收集物资,就像许多俄罗斯教会一样,以援助邻国的乌克兰难民。

“这不是我们的战争,”他说, “我们爱我们的乌克兰兄弟姐妹。”

俄罗斯福音派基督徒浸信会联盟(Russian Union of Evangelical Christians-Baptists,简称RUECB)在周日参加了禁食活动,呼吁信徒们成为和平的缔造者。

莫斯科中央浸信会(Central Baptist Church)的牧师谢尔盖·佐洛塔列夫斯基(Sergey Zolotarevskiy)说:“保佑不安的国家,送去和平、悔改。 我们请求你怜悯所有人,”他没有直接提到冲突。

俄罗斯中部沃罗涅日最古老的浸信会教堂活水之源(Source of Living Water) 的牧师奥列格·阿列克谢耶夫(Oleg Alekseev)以诗篇第2篇作为其信息的主要文本。

“真正的胜利并不发生在那里,福祉也不源于那里。”他在提到战场时说: “它起源于[教会],当我们忠实地[为]国王、统治者和所有人民祷告时。”

莫斯科灵魂之语浸信会(Word for the Soul Baptist Church)的牧师鲁斯兰·纳迪克(Ruslan Nadyuk)说,基督徒的适当反应是不断地默祷,希望冲突能够和平解决,并符合上帝的旨意。 他引用了雅各书5:16的见证。 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在沙皇和共产党几十年的迫害中,许多俄罗斯信徒认定,抗议充其量是无用的,而最坏的情况下,则是危险的。 安德烈·希林(Andrey Shirin)说,其中的一个影响是他们的祷告生活得到了深化。希林出生于俄罗斯,是美国弗吉尼亚州一位神学院教授,他代表《今日基督教》调查了俄罗斯牧师的布道和Facebook评论。

“当动荡开始时,俄罗斯的福音派并没有太多发言——特别是当事件带有政治性的时候,”希林说, “然而,俄罗斯的福音派教徒经常祷告。 事实上,他们认为这才是最有力的反应。”

正如莫斯科牧师巴赫穆茨基(Bakhmutsky)在Facebook上所说:“不要急于通过你的文化、处境和良知的视角来判断他人。 不要认为祷告是无足轻重乃至无用的东西。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已是我们剩下的一切。”

但一些牧师的评论更为直接。

俄罗斯最大的浸信会教派前负责人尤里·西普科(Yuri Sipko)说,首先,基督徒应该以祷告来回应。 然而,耶稣将以约翰福音15:13的话来回应乌克兰事件。 “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

他说,对乌克兰人来说,这应该是他们战争期间的指导原则。

安德烈·迪连科(Andrey Direenko)表达了他的失望之情。 “痛苦、眼泪、流血的恐怖撕裂了我们的心,”这位来自俄罗斯中部雅罗斯拉夫尔(Yaroslavl)的五旬节派主教说, “这似乎是一场噩梦,但却是可怕的现实。”

而在这中间,各个事工做出了回应。

“我请所有有孤儿的家庭,抚养残疾儿童以及想搬到更安全地区的家庭,在这个帖子下写留言。”乌克兰福音派儿童监察员尼古拉·库莱巴(Nicolai Kuleba)表示, “留下评论,提供号码,我们会与你联系。”

乌克兰境内的许多教会正在提供庇护。 而国外的人也是如此。

“我们只是一个小教会,因此我们的帮助能力是有限的,也许最多能支持几十个家庭。”佩特·萨博(Péter Szabó), “但我们最大的希望不是我们能够或将要做什么,而是我们的王,主耶稣基督能够和将要做什么。”

他从使徒行传13章讲起,提醒说基督徒的生活绝不是一连串的失败,而是“上帝恩典的黄金连线”,给了信徒对未来的可靠希望。

他说,由于迫切需要这样的盼望,约有78000名难民逃到了匈牙利。 联合国报告称,向西迁徙的人数共计386000人,前往波兰、斯洛伐克和其他接国家。

数以千计的乌克兰人已经进入摩尔多瓦。 基希讷夫圣经教会(Kishinev Bible Church)是该国首都的一个讲俄语的跨宗派教会,几个难民家庭在周日上午第一次来参加礼拜。

自战争爆发以来,该教会及其合作伙伴一直在运送难民和物资。这些事工的办公室现在已经变成了变成了旅舍。 埃夫格尼·”尤金”·索卢古本科(Evghenii “Eugene” Solugubenco)在讲道时哽咽了,他几个月前就定下了一个主题:上帝的信实。

“当我们下午在礼拜后去吃午饭时,这些话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 但当你是一个难民时,它们意味着更多。 ... 我祈求上帝拥抱这些人,让他们知道祂爱他们,因为祂是信实的。”索卢古本科说,他以耶利米哀歌3:23-24开场。 “每早晨,这都是新的;你的诚实极其广大! 我心里说:耶和华是我的分,因此,我要仰望他。”

“在这个地方,人们通常都很矜持,”他说, “他们不在礼拜后上前找牧师。 但今天他们这样做了。”

而一些乌克兰人正在见证神迹。

基辅西北部27英里处的布卡(Bucha)见证了周日最激烈的战斗。当地五旬节牧师奥勒克西·克日尼亚克(Oleksiy Khyzhnyak)说:“士兵和军官告诉我,他们正在见证来自天上的奇迹。 ‘这不是我们的成就’,他们说。”

克日尼亚克告诉基辅乌克兰五旬节教会的外事部主任尤里·库拉凯维奇(Yuri Kulakevych),据报道,火箭弹落下时没有爆炸,俄罗斯的坦克也耗尽了燃料。 俄国士兵们在不熟悉的地方迷失了方向,正在向村民们问路,甚至讨要面包。

在基辅以东15英里的布罗瓦里(Brovary),一个由荷兰赞助的面包事工正在努力提供足够的面包。 他们已经在为邻居和来自东部的流离失所者提供物资,并希望扩大规模,将医院和乌克兰军队包括在内。

但在冲突的压力下,他们自己的劳动力正在萎缩,向西流失。

“我们想从周一开始全天候烘烤,”它,“但目前我们没有足够的面包师。”

莫里森(Morrison)深有体会。 他的教会,加略山礼拜堂(Calvary Chapel),刚刚购买了1.5吨面粉。 但是正如许多牧师向《今日基督教》表示的那样,这种情况让人感到疲惫。 持续不断的空袭警报让人不得安宁。 巨大的需求让人难以休息。

“今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就像一辆卡车从我身上碾过,”他说。 “但是,尽管我们都感到疲惫不堪,我们还是向前迈进——相信基督把我们放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一刻。”

凯特·谢尔纳特(Kate Shellnutt)有补充报道。

翻译:LC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繁體中文 русский, and Українська.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