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周日身陷圍城,烏克蘭教會堅忍不息

大衛的故事在第聶伯河上被講述,俄羅斯牧師在莫斯科推動和平。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Français简体中文русскийУкраїнська
周日身陷圍城,烏克蘭教會堅忍不息
Image: Chris McGrath / Getty Images
2月27日,在烏克蘭基輔,周末宵禁期間,聖沃洛迪米爾大教堂(St. Volodymyr's Cathedral)與首都天際線交相輝映。

由於俄羅斯軍隊在基輔和其他城市遇到的烏克蘭士兵和公民的抵抗比預期的更激烈,兩個國家的牧師都適當地調整了周日(2月27日——譯註)的聚會。

“整個教會都為我們的總統和國家,為和平而跪地禱告。”瓦迪姆·庫利琴科(Vadym Kulynchenko)說,他的教會位於首都以南145英裡外的卡米揚卡(Kamyanka)。 “聚會結束后,我們做了一次急救培訓。”

與其說是佈道,不如說是給了大家時間來分享在空襲的痛苦日子裡的見證。 大家分享了許多詩篇,庫利琴科的信息則以箴言29:25為中心。 懼怕人的,陷入網羅;唯有倚靠耶和華的,必得安穩

在斯維特洛沃茨克(Svitlovodsk)的加略山禮拜堂(Calvary Chapel),破壞和日常生活都得到了展示。

周四,因俄羅斯導彈襲擊而離開基輔的安德烈(Andrey)和娜迪婭(Nadya)在盛大的慶典中交換了結婚誓言。

這對夫婦原定於本周末在首都舉行婚禮,卻前往了東南方向185英里處第聶伯河畔納迪亞家鄉的教堂,並要求舉行臨時婚禮。

“在戰爭期間? 這沒有道理!”本傑明·莫里森(Benjamin Morrison)故意說反話。 “但在戰爭期間正是它最有意義的時候。 還有什麼比這更能提醒我們,即使是戰爭也不能把愛消滅? 在混亂中歡欣鼓舞,還有什麼比這更能說明我們效忠於一位更高的君王呢?”

他們按計劃在星期六舉行了婚禮。

星期天,約有80人的會眾——混雜着剛剛開始湧入的新難民——聚集在一起,聽關於大衛和歌利亞的證道。

“是的,大衛仍然要戰鬥。” 莫里森總結說,“是的,這仍然是困難而可怕的,但是上帝是他的信心。”莫里森是一位有20年經驗的美國傳教士,他娶了位烏克蘭人。

“願祂也是我們的(信心),願祂砍下敵人的頭。”

烏克蘭今天聲稱,到目前為止已有3500名俄羅斯士兵陣亡。 俄羅斯沒有公布官方的傷亡數字。

關於自身的損失,烏克蘭衛生部統計,截至周日晚上,有超過350名平民死亡,近1700人受傷。 報告的統計數字結合了平民和軍人的傷亡,但也出現了14名兒童死亡和116名受傷的情況。

海外理事會東歐和中亞地區(Eastern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at Overseas Council)主任塔拉斯·迪亞特利克(Taras Dyatlik)算了一筆賬。 如果正確的話,在三天的戰鬥中,每小時有40名俄羅斯士兵死亡;每一分半鐘有一名士兵死亡。

“這些人大多是19至25歲的孩子,”他感嘆道, “我們人類破碎的深度只能由聖靈來醫治。”

烏克蘭東正教會(OCU)大主教埃皮法尼烏斯(Metropolitan Epiphanius)為死者向俄羅斯東正教會(ROC)駐莫斯科的牧首基里爾(Kirill)主教呼籲。

“如果你不能大聲反對侵略,”他,“至少帶走俄羅斯士兵的屍體,他們的生命已經成為[你和你的總統]對‘俄羅斯世界’想法的代價。”

在戰爭之前,弗拉基米爾·普京總統斷言,烏克蘭只是俄羅斯的延伸,不是歷史上獨立的存在。 埃皮法尼烏斯說,烏克蘭政府正在尋求與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協調,以遣返死者的屍體,然而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因他在國界兩邊的信眾,基里爾小心翼翼地行事。 2019年,總部設在伊斯坦布爾的東正教普世牧首承認了OCU的獨立性,而烏克蘭的許多教區拒絕了這一點,選擇繼續留在烏克蘭東正教會(UOC)之下,該教會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一部分,這是歷史的延續。 (烏克蘭的OCU和UOC附屬教會的確切數字難以確定)。

基里爾表示,他相信交戰雙方將克服他們的分裂和分歧。他呼籲“整個俄羅斯東正教會為迅速恢復和平進行特別的、熱切的禱告。”

作為基礎,他引用了兩國人民幾百年來的共同歷史。

然而,埃皮法尼烏斯在結束他給牧首的信息時指出,東正教的日曆將本周日作為紀念最後審判的日子。

普京命令他的核部隊保持更高的警惕性。

烏克蘭作為非北約成員國,其西方盟友加重了對俄羅斯主要銀行和政治家的制裁——包括普京。 雖然他們沒有採取完全切斷俄羅斯在國際SWIFT系統中的銀行轉賬這一“金融核選擇”(現已施行——譯註),但許多國家批准向基輔發送額外的防禦性援助。

與此同時,10所地區新教神學院——包括基輔神學院烏克蘭福音改革神學院--在臉書上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被分享了650多次。

“我們必須說出真相,揭露謊言,”他們說。 “我們 ... 強烈譴責旨在破壞烏克蘭國家地位和獨立的公開而無理的侵略,其依據”是普京“明顯違背上帝的啟示”的公然謊言。 他們指出:

我們承認神有真實無限的能力,可以控制所有國家和大洲(詩24:1),也可以控制所有君王和統治者(箴21:1);因此,所有受造物中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干擾神完美旨意的實現。 我們與最早的基督徒一起,承認“耶穌是主”,而不是凱撒。

我們對烏克蘭人民表示聲援。 我們與那些已經失去親人的人分擔痛苦。 我們禱告,侵略者的所有計劃都將失敗、蒙羞。 我們呼籲,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們抵制侵略者的謊言和仇恨。 我們呼籲,大家為停止敵對行動請願,並對俄羅斯聯邦施加一切可能的影響,以停止對烏克蘭無動機的侵略。

有五所神學院設在烏克蘭。 兩所在俄羅斯,保持匿名。

更為大膽的是俄羅斯境內的一些牧師。

俄羅斯第四大城市葉卡捷琳堡的新生命教會(New Life Church)的主任牧師維克多·蘇達科夫(Victor Sudakov)周四改變了他的Facebook個人照片,加入了一面小型烏克蘭國旗。 上周六,他改變了自己的封面照片,展示了烏克蘭國旗和tryzub,即烏克蘭官方紋章中的金色三叉戟。

這位五旬節教派的牧師是俄羅斯福音派-五旬節教派基督徒聯合會(ROSKhVE)的成員,他的行動獲得了數百人的評論。 “兄弟,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勇敢的人,”一個人說, “你現在所做的事是無價之寶!”

周日,蘇達科夫發送了一個Change.org的請願鏈接,提供給反對烏克蘭戰爭的俄羅斯人。 截至周日晚間,已有超過96萬人簽名。

周五,ROSKhVE發布了一份官方聲明,引用了《使徒行傳》中關於上帝為人們指定居住地的內容。

“無論原因如何,戰爭都是一種可怕的邪惡,”該組織指出, “上帝呼喚我們去愛,[而且]不應該局限於特定的國界線,而是人類的靈魂。”

禱告和平得以“儘快恢復”,這個福音派聯盟呼籲禁食, “直到自相殘殺的衝突得到神聖的解決”。

與基里爾一樣,ROSKhVE將俄羅斯和烏克蘭福音派之間幾個世紀以來的團結歷史作為基礎。 報告指出,後者的許多宣教士現在擔任教會的牧師和主教。 他們希望這能促進早日實現和解。

莫斯科聖經教會(Moscow Bible Church)的牧師康斯坦丁·利薩科夫(Constantin Lysakov)表示:“我非常抱歉,我的國家攻擊了它的鄰國。 無論我們如何稱呼這一事件,無論我們如何辯解,... 當你在悔改時,沒有人可以推卸責任。 我們都應該為所發生的事情懺悔。”

他在Facebook上寫道:“對我來說,這一切只有一個安慰的來源。 基督在寶座上,父神將一切都掌握在祂的手中,聖靈充滿了那些相信祂的人的心,沒有什麼能戰勝祂的力量。 當一切看起來無所指望的時候,神做了最偉大的救贖工作。 ... 我為和平禱告。”

戰爭爆發伊始,葉夫根尼·巴赫穆茨基(Yevgeny Bakhmutsky)也說過類似的話。

“我的靈魂感到悲痛,我的心被恐怖和羞恥所撕裂,我的思想被人類的瘋狂所震驚,”這位莫斯科俄羅斯聖經教會(Russian Bible Church)的牧師, “我們不是政治家,我們是上帝的孩子。 我們沒有被召喚去重塑世界的地緣政治地圖以取悅這個或那個統治者。 ... 讓世人看見神的兒女彼此相愛,彼此接納,不是因為語言[或]國籍 ... 而是因為他們已經被基督所接納。”

在戰爭爆發后的那個周日,俄羅斯各個福音派教會經常引用的經文是詩篇2:1。 外邦為什麼爭鬧?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

其他教會則專註於團結和禱告。

前全俄福音派基督徒聯合會(All-Russia Commonwealth of Evangelical Christians,簡稱ARCEC)主席、洛桑運動歐亞地區主任帕維爾·科列斯尼科夫(Pavel Kolesnikov)說,周日在俄羅斯各地,ARCEC旗下26個新教聯盟中的約700個教會共同宣布了為和平禱告和禁食的時間。 “這是我們的行動,”他告訴《今日基督教》。

他們的禱告議程包括五個重點。

1. 為了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兄弟人民之間的和平
2. 為了讓當局和“統治者”有對上帝的敬畏,有力量,有建立和平的意願
3. 為了烏克蘭人民的安全,以及生活在烏克蘭武裝衝突地區的基督徒的安全
4. 為了教會,願上帝保護它在惡化的局勢中不發生分裂和衝突
5. 了解每個教會協會如何回應受戰爭影響的人的需要

在他自己的教堂,莫斯科澤勒諾格勒浸信會(Zelenograd Baptist Church),科列斯尼科夫要求參加晨禱的人手拉手。每個男人、女人和孩子,都為兩國政府的和平和智慧禱告。 他的教會也一直在收集物資,就像許多俄羅斯教會一樣,以援助鄰國的烏克蘭難民。

“這不是我們的戰爭,”他說, “我們愛我們的烏克蘭兄弟姐妹。”

俄羅斯福音派基督徒浸信會聯盟(Russian Union of Evangelical Christians-Baptists,簡稱RUECB)在周日參加了禁食活動,呼籲信徒們成為和平的締造者。

莫斯科中央浸信會(Central Baptist Church)的牧師謝爾蓋·佐洛塔列夫斯基(Sergey Zolotarevskiy)說:“保佑不安的國家,送去和平、悔改。 我們請求你憐憫所有人,”他沒有直接提到衝突。

俄羅斯中部沃羅涅日最古老的浸信會教堂活水之源(Source of Living Water) 的牧師奧列格·阿列克謝耶夫(Oleg Alekseev)以詩篇第2篇作為其信息的主要文本。

“真正的勝利並不發生在那裡,福祉也不源於那裡。”他在提到戰場時說: “它起源於[教會],當我們忠實地[為]國王、統治者和所有人民禱告時。”

莫斯科靈魂之語浸信會(Word for the Soul Baptist Church)的牧師魯斯蘭·納迪克(Ruslan Nadyuk)說,基督徒的適當反應是不斷地默禱,希望衝突能夠和平解決,並符合上帝的旨意。 他引用了雅各書5:16的見證。 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在沙皇和共產黨幾十年的迫害中,許多俄羅斯信徒認定,抗議充其量是無用的,而最壞的情況下,則是危險的。 安德烈·希林(Andrey Shirin)說,其中的一個影響是他們的禱告生活得到了深化。希林出生於俄羅斯,是美國弗吉尼亞州一位神學院教授,他代表《今日基督教》調查了俄羅斯牧師的佈道和Facebook評論。

“當動蕩開始時,俄羅斯的福音派並沒有太多發言——特別是當事件帶有政治性的時候,”希林說, “然而,俄羅斯的福音派教徒經常禱告。 事實上,他們認為這才是最有力的反應。”

正如莫斯科牧師巴赫穆茨基(Bakhmutsky)在Facebook上所說:“不要急於通過你的文化、處境和良知的視角來判斷他人。 不要認為禱告是無足輕重乃至無用的東西。 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這已是我們剩下的一切。”

但一些牧師的評論更為直接。

俄羅斯最大的浸信會教派前負責人尤里·西普科(Yuri Sipko)說,首先,基督徒應該以禱告來回應。 然而,耶穌將以約翰福音15:13的話來回應烏克蘭事件。 “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

他說,對烏克蘭人來說,這應該是他們戰爭期間的指導原則。

安德烈·迪連科(Andrey Direenko)表達了他的失望之情。 “痛苦、眼淚、流血的恐怖撕裂了我們的心,”這位來自俄羅斯中部雅羅斯拉夫爾(Yaroslavl)的五旬節派主教說, “這似乎是一場噩夢,但卻是可怕的現實。”

而在這中間,各個事工做出了回應。

“我請所有有孤兒的家庭,撫養殘疾兒童以及想搬到更安全地區的家庭,在這個帖子下寫留言。”烏克蘭福音派兒童監察員尼古拉·庫萊巴(Nicolai Kuleba)表示, “留下評論,提供號碼,我們會與你聯繫。”

烏克蘭境內的許多教會正在提供庇護。 而國外的人也是如此。

“我們只是一個小教會,因此我們的幫助能力是有限的,也許最多能支持幾十個家庭。”佩特·薩博(Péter Szabó), “但我們最大的希望不是我們能夠或將要做什麼,而是我們的王,主耶穌基督能夠和將要做什麼。”

他從使徒行傳13章講起,提醒說基督徒的生活絕不是一連串的失敗,而是“上帝恩典的黃金連線”,給了信徒對未來的可靠希望。

他說,由於迫切需要這樣的盼望,約有78000名難民逃到了匈牙利。 聯合國報告稱,向西遷徙的人數共計386000人,前往波蘭、斯洛伐克和其他接國家。

數以千計的烏克蘭人已經進入摩爾多瓦。 基希訥夫聖經教會(Kishinev Bible Church)是該國首都的一個講俄語的跨宗派教會,幾個難民家庭在周日上午第一次來參加禮拜。

自戰爭爆發以來,該教會及其合作夥伴一直在運送難民和物資。這些事工的辦公室現在已經變成了變成了旅舍。 埃夫格尼·”尤金”·索盧古本科(Evghenii “Eugene” Solugubenco)在講道時哽咽了,他幾個月前就定下了一個主題:上帝的信實。

“當我們下午在禮拜後去吃午飯時,這些話對我們來說意義不大。 但當你是一個難民時,它們意味着更多。 ... 我祈求上帝擁抱這些人,讓他們知道祂愛他們,因為祂是信實的。”索盧古本科說,他以耶利米哀歌3:23-24開場。 “每早晨,這都是新的;你的誠實極其廣大! 我心裡說:耶和華是我的分,因此,我要仰望他。”

“在這個地方,人們通常都很矜持,”他說, “他們不在禮拜後上前找牧師。 但今天他們這樣做了。”

而一些烏克蘭人正在見證神跡。

基輔西北部27英里處的布卡(Bucha)見證了周日最激烈的戰鬥。當地五旬節牧師奧勒克西·克日尼亞克(Oleksiy Khyzhnyak)說:“士兵和軍官告訴我,他們正在見證來自天上的奇迹。 ‘這不是我們的成就’,他們說。”

克日尼亞克告訴基輔烏克蘭五旬節教會的外事部主任尤里·庫拉凱維奇(Yuri Kulakevych),據報道,火箭彈落下時沒有爆炸,俄羅斯的坦克也耗盡了燃料。 俄國士兵們在不熟悉的地方迷失了方向,正在向村民們問路,甚至討要麵包。

在基輔以東15英里的布羅瓦里(Brovary),一個由荷蘭贊助的麵包事工正在努力提供足夠的麵包。 他們已經在為鄰居和來自東部的流離失所者提供物資,並希望擴大規模,將醫院和烏克蘭軍隊包括在內。

但在衝突的壓力下,他們自己的勞動力正在萎縮,向西流失。

“我們想從周一開始全天候烘烤,”它,“但目前我們沒有足夠的麵包師。”

莫里森(Morrison)深有體會。 他的教會,加略山禮拜堂(Calvary Chapel),剛剛購買了1.5噸麵粉。 但是正如許多牧師向《今日基督教》表示的那樣,這種情況讓人感到疲憊。 持續不斷的空襲警報讓人不得安寧。 巨大的需求讓人難以休息。

“今天早上我醒來的時候,感覺就像一輛卡車從我身上碾過,”他說。 “但是,儘管我們都感到疲憊不堪,我們還是向前邁進——相信基督把我們放在這裡就是為了這一刻。”

凱特·謝爾納特(Kate Shellnutt)有補充報道。

翻譯:LC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简体中文 русский, and Українська.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