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逝世:林治平教授,台湾的“傻瓜一世”透过兼收并蓄的事工分享“宇宙之光”

这位企业家及社会服事领袖以独特的愿景全面性地与人分享福音。
|
English繁體中文
逝世:林治平教授,台湾的“傻瓜一世”透过兼收并蓄的事工分享“宇宙之光”
Image: Illustration by Christianity Today / Source Image: Courtesy of Chin-Hsiu

治平教授因胰脏癌於4月27日在台北去世,享年86岁。他创办了一本面向教会外人士的基督教杂志,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规模庞大、兼收并蓄的基督教机构。

1973年,在几乎没有经济支持的情况下,林治平创办了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旨在透过艺术、学术研究和社会工作向非基督徒传福音。作为基督教社会服务的领袖,他对边缘化群体的关注促使他在台湾带领基督教戒毒组织“晨曦会”,并帮助重新确立“伯大尼儿少家园”的愿景。

林治平经常在预算微薄的情况下运作事工,这迫使他必须具有企业家精神,并倚靠自己的信仰。

2023年,在纪念《宇宙光》创刊50周年的一期刊物上,林治平写道:“当我们带着信心,在上帝的呼召和托付中前行时,上帝一定会带领我们走过一切艰难困苦,完成我们所肩负的使命。”

1938年5月22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不久,林治平出生于中国中部湖南省的长沙市。由于父亲在中华民国空军服役,经常面对日军的空袭和重炮,林治平的童年生活并不安稳。在他出生后的头十年里,他的家人在中国23个省份中近一半的地区生活过,父母为他取名“治平”,表达他们对儿子有天能理解安定的生活的盼望。

这个梦想直到1948年林治平失去妹妹后才得以实现。他的母亲带着剩下的孩子逃到台湾。 10岁那年,林治平已住在台南的农庄里,接待被毛泽东和共产党打败后逃亡至台湾的中国国民党军队。

这样突然的转变为林治平的人生带来不少挑战。中学时期,学校针对一起入学考试作弊丑闻做出回应,取消林治平的入学资格,尽管他并没有参与作弊。虽然学校后来恢复了他的入学资格,但这次经历让林治平对权力和教育系统充满蔑视。他经常迟到、旷课,也常和同学打架。

自1952年开始,一个向海外派遣基督徒运动员的美国事工组织Venture for Victory 开始每年向台湾派遣一支篮球队。受到球队的运动技能和他们分享的见证的启发,林治平报名参加他们的远距圣经学习班,并开始背诵经文。当他读到罗马书7:24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保罗的话与他写在日记里的内容几乎一模一样,这激起了他对基督教的兴趣。

在妹妹的邀请下,他开始参加府前路浸信会的主日学。课程由一位来自大陆的年长女士主持,她为学生们的得救祷告,并恳求他们认真学习上帝的话语。林治平开始积极参与教会活动,并在高一时受洗。

毕业后,林治平在东吴大学攻读政治,并在政治大学攻读外交硕士学位,希望从事外交工作。然而,透过祷告,神让他确信要与年轻人分享福音。正如他的儿子林质修后来回忆的那样:“我的父亲没有成为地球上一个国家的大使,而是成为基督的大使。”

随后,林治平成为中原大学人文与教育学院院长和宗教研究所所长。

35岁时,林治平认识了一位希望透过创办杂志来分享福音的73岁的美籍华裔基督徒出版商,刘翼凌老先生。他们在台湾的基督教作家聚会上认识,起初,林治平并没有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回应说他们缺乏资源和人力。但有一天,林治平晨祷时读到耶稣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的故事。 “我很激动,立即联系刘翼凌,与他分享我的感受,”林治平说。刘老先生回应道:“别说了,快来帮忙。”

1973年,《宇宙光》杂志创刊,刊登基督徒的见证及一般性的思考。虽然林治平最初的工作仅限于为这本新刊物撰写前言,但他很快就接手领导职务,必须努力在人手不足、预算微薄的情况下应付各种状况。有时,由于没钱付邮资,刊物只好堆在一位志工家的客厅里。

1974年,林治平受邀参加在瑞士洛桑举行的第一届世界福音传播国际大会的中文报导编辑工作,这是他第一次出国旅行。当他得知一位被他认为是嬉皮士的人实际上是会议讲员时,他非常震惊。

林治平后来写道:“他(讲员)说,你们要向嬉皮传福音,首先要自己是嬉皮,然后要接纳他们的身分,站在他们的立场,讲他们听得懂的基督教的话语。”

这些见解帮助他确立了《宇宙光》的愿景,也就是“福音预工”。为了吸引非基督徒的注意,该刊物收录非基督徒作家的文章,与当代思想接轨。虽然林治平说这种作法有时会遭人反对,但他解释道,他想有意识地寻找好的土壤,然后播种,“而不是随意播种,让种子枯萎。”

随着时间推移,《宇宙光》开始收到来自地方和国际社会的支持,并在接下来的25年不断扩大,转变为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林治平和他的团队在继续出版杂志和另一份月刊的同时,也开设一家基督教出版社、一个咨商中心和一个研究基督教及中国历史和文化交汇点的研究中心。此外,还成立了诗班和管弦乐队,透过艺术分享福音。

由于机构事工本质兼收并蓄,而且一度缺乏盈利能力,这让朋友马国光形容林治平是“傻瓜一世”,他的事工则是“傻瓜事业”。

“在宇宙光服事是一条孤独的路。如果没有百分之八十的傻劲,为事工奉献的员工是坚持不下来的,”林治平也这样认为。 “宇宙光是一群对信仰执着的基督徒,他们甘愿在祭坛上燃烧自己的生命作为燔祭,只为完成能荣耀上帝、帮助人的工作。”

服事他人的渴望促使林治平多次与晨曦会一起到香港、台湾和“金三角”地区做志工,服事那些与药物滥用和毒瘾奋斗的人。林治平邀请晨曦会戒毒事工来台湾创立机构,并亲自成为晨曦会的新主席。

2003年,他成为伯大尼儿少家园的主席,该机构由英国宣教士艾伟德(Gladys Aylward)建立。由于注意到被忽视的台湾儿童人数不断增加,林治平招募基督徒作为寄养父母入住,希望创造一个具有恢复性的环境。 2021年,伯大尼儿少家园启用一栋12层楼的大楼,透过为合作的伙伴机构,如世界展望会和天使心提供空间,提高服事贫困儿童或有特殊需求儿童的能力。

虽然林治平一生中与宇宙光的关系不断变化,但他直到去世前仍服事着宇宙光,从未领取过薪水。在他的传记《傻瓜一世》中,他指出,在宇宙光的工作并非没有牺牲,然而,“五十年来所获得的生命回馈,亲眼看到许多人,因着宇宙光的工作潜移默化,而产生生命终极意义的改变,我心中就充满感激、深觉不配。”

“你说我们傻吗?其实一点也不傻,”他写道。 “若想活出‘傻瓜一世’的人生理念,跨越艰难、欢然前行,我们必须有一个比事业成就、权势钱财利益更大的人生价值观,引领在前,才能在忙碌、甚至缺乏苦难中,欢唱一出又一出生命的乐歌。”

林治平教授的妻子张晓风、儿子林质修和女儿林质心仍健在。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uly/August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