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保守的循道宗信徒发起成立全球循道卫理公会

精简后的教派将专注于国际伙伴关系,但非洲的许多保守派坚持认为,2024年的大会投票已经拖延了太久。
|
English繁體中文
保守的循道宗信徒发起成立全球循道卫理公会
Image: 全球循道卫理公会提供。
全球循道卫理公会的领袖们聚集在一起做礼拜。

道自己的未来不在循道卫理联合会(United Methodist Church,UMC)的各循道宗教会正式有了一个新的落脚点:全球循道卫理公会(Global Methodist Church,GMC)。

新教派于5月1日启动,计划坚持传统、保守的卫斯理(Wesleyan)神学,但在更轻、更精简的基础设施上运行,强调基层的责任和事工的联系。

经过多年的拖延,下一次就分裂提案进行投票的机会定在2024年,美国的一些UMC成员教会正在启动脱离程序,并计划尽快加入GMC。 尽管循道宗在非洲发展迅速,许多领导人与该运动在LGBT问题上的保守立场一致,但他们更倾向于等待。

在欧洲,至少有一个地区机构已经决定将其所有会众转到全球循道卫理公会;在美国,该教派的最高法庭尚未裁决地区机构是否可以根据现行教会法一起取消附属关系。

目前,美国的教会正在选择一个一个地加入GMC。 乔治亚州埃文斯(Evans, Georgia)的马赛克(Mosaic)教会计划加入新的循道宗教派,但离开UMC的过程将需要数月。

从教会的听众席看,不会有太大变化。 马赛克的名称和标志将保持不变,主日崇拜的形式也将保持不变。 主任牧师卡罗琳·摩尔(Carolyn Moore)将继续在她的讲道中强调卫斯理神学,而且教会将继续与那些事工合作,帮助那些在摩尔看来容易“被其他教会忽略”(fall through the cracks of other churches)的人。 摩尔和其他工作人员的养老金计划仍将通过 Wespath Benefits and Investments,即管理UMC养老金的机构。

但在幕后,教会将属于另一个信徒团体。 其用作聚会场的仓库房产将不再由循道卫理联会托管;马赛克教会将拥有它。

马赛克教会将遵守新的纪律手册,该纪律手册规定了主教的任期限制,根据教会预算规定了财务贡献,禁止信托条款,并建立了一个问责制度,主教不仅仅是向其他主教报告,而是向神职人员和平信徒报告。

“我们认为事工的前线是地方教会,我们相信教派的存在是为了授权、装备、部署地方教会在地方环境和区域及全球范围内的事工,”卫斯理圣约协会(Wesleyan Covenant Association,UMC内部的一个保守的复兴团体)主席兼GMC过渡性领导委员会主席基斯·博耶特(Keith Boyette)说。

博耶特和GMC的领导人着手建立一个教派,将循道宗信徒聚集在一起,而没有他们所认为的UMC臃肿的组织结构。

全球循道卫理公会将有区域性的年度会议,但它们将对地方教会起到支持作用,而不是像UMC那样作为事工的基本单位。 GMC不会有像宗派神学院或夏令营这样的项目需资助。

“我们的目标是将地方教会用于宗派开支的资金至少减少50%,”博耶特说。

在GMC中,美国的地区机构将与美国以外的机构结成对子,在事工和财政支持方面进行合作。 在循道宗更新组织“好消息”任职并帮助起草GMC《过渡期教义和纪律手册》的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表示,更强大的问责结构将建立起来。

“在神职人员和主教中,将加强问责,以确保人们遵守全球循道卫理公会的教义和做法,”兰布瑞特说。

几十年来,UMC对其禁止同性婚姻和神职人员同性关系的关于性行为的教义执行不力, 某些教会和主教允许并提倡违反这些教义的LGBT立场。

对同性婚姻的不同立场继续使教派分裂。 2019年,UMC中的各方对分裂该教派的计划达成一致,保守派教会在离开时可以保留其财产,并获得2500万美元以启动新教派。

但这冠病疫情迫使UMC两次 推迟大会(General Conference),推迟了对名为 “和解与恩典分离议定书”的提案的投票。 今年早些时候,该教派宣布,大会必须等到2024年。

“许多UMC成员已经对一个显然在一般教会层面上难以有效运作的教派感到不耐烦,”博耶特说,当时他宣布今年启动GMC的计划,而不等待投票来进行分裂。

“神学上保守的地方教会和年度会议希望摆脱分裂性和破坏性的辩论,并希望有共同前进的自由。”

马赛克教会目前由北乔治亚州年度会议(North Georgia Annual Conference)管理。 根据会议的脱离程序和要求,该教会必须以三分之二的多数投票决定脱离关系,向年度会议支付两年的宗派会费和按比例计算的养老金责任,并获得年度会议的批准投票。

但是,如果整个年度会议都选择去呢? 主教们已经要求UMC的最高法庭——司法委员会(Judicial Council)裁决,美国的年度会议是否可以在大会之前离开作出。

欧洲的年度会议正在自行处理问题。 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临时年度会议的成员,不顾其主持主教的反对,于4月1日一致投票决定离开UMC,加入GMC。

但是,一个新教派的诞生并不意味着全世界的循道宗信徒已准备好加入。 非洲的许多UMC成员计划在2024年之前继续留在联会,希望大会能够批准该议定书。

更新团体“UMC非洲倡议”的总协调人杰里·库拉(Jerry Kulah)说,他认为该协议是一种 “友好地分离教会的方式,这样我们就不会有诉讼,也不用把彼此视为敌人。”

他指出《圣经》中信徒们分道扬镳但仍一起工作的例子,包括使徒行传15章中的保罗和巴拿巴,以及创世纪13章中的罗得和亚伯兰。

但是,尽管许多非洲信徒愿意等到2024年和议定书的通过,他们仍然觉得美国的进步派循道卫理联合会试图忽视他们的声音,尽管他们成员人数众多。

非洲成员的增长速度将使其超过美国教会的规模。 根据《2019年循道卫理联合会教会状况报告》,非洲的循道卫理联合会成员数量在过去十年中从300万增加到620万,增加了一倍多。 到2020年,美国的会员数量已经下降到630万。

“整个非洲有一种普遍的情绪,对一个不尊重我们的身份、想把不符合《圣经》的做法强加给我们的教会,有一种神圣的不满,”库拉说。

其他非洲循道卫理联合会领导人表示,他们相信如果教会在今年开会通过分离协议,大多数非洲联会的教会会准备加入GMC。

“我们为新教会祈祷,我们确实与他们有许多共同的信仰,包括他们对同性恋行为的传统立场,”福布斯·马通加(Forbes Matonga)在本月为《鼓动者》(Firebrand)杂志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

“然而,大多数非洲信徒仍将是循道卫理联合会成员,直到议定书获得通过。 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如果美国人自己分裂——此乃很可能发生的事——当我们选择加入任何一方,我们都将成为多数。”

库拉说,一些年度会议可能会在2024年大会之前加入GMC,特别是在非洲那些感到受进步派主教骚扰的保守教会地区。

库拉说,非洲人意识到,拖延战术可能会继续下去。 他说,如果大会在2024年不通过该议定书,他将决定离开,他相信非洲各地的循道卫理联合会成员也会纠结于同样的决定。

许多循道宗信徒仍然坚持要求友好的分离。

密歇根州法拉盛UMC的牧师J·J·曼施莱克(J.J. Mannschreck)计划将他的牧师资格证书转到GMC。 他说,他的教会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投票决定是否取消与UMC的关系,并开始加入GMC的进程。

曼施莱克说,想到他的教会预算的可以更少地交给宗派,他很兴奋。 目前,他的教会有150名成员,将其预算的近15%寄给了UMC。 如果他们加入GMC,这一数额可能会缩减到7%,为当地的事工留下更多的资金。

他也渴望摆脱人类性行为成为教派聚会的主要话题,就像多年来在UMC一样。 相反,他欢迎GMC的责任感,以及它作为一个全球教会的异象,支持教会植堂、种族和解以及其他在他心中有分量的价值观。

不会改变的是曼施莱克对循道卫理联合会的热爱,包括他被授予循道卫理联合会教职的父亲。 他计划在6月参加他所在地区的年度会议聚会,并指出这可能将是他参加的最后一次聚会,并与他不打算离开联会的父亲坐在一起。

“但我们在感恩节仍会坐在对方旁边,”他补充说。

马赛克教会的摩尔说,她鼓励任何考虑加入GMC的人,不仅要祷告神呼召他们离开的东西,还要考虑神呼召他们需做的国度工作。

她说:“我们很想把来自世界各地循道宗传统的人聚集在一起,他们已经准备好成为比自己更大的组织的一部分。

我们祷告,‘上帝,在你的怜悯中,让我们不要成为一群曾经是循道卫理联合会成员的愤怒者。’ 那是不值得的。 仅仅找到一个敌人是不够的。 敌人不是神所呼召的,这里也没有敌人。”

翻译:Pearlyn Koh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