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 & Reporting

巴勒斯坦福音派呼籲西方教會悔改,反遭批評

中東基督徒堅持拒絕暴力,他們對西方不承認佔領的事實和轟炸行動造成的附帶損害感到沮喪。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العربيةFrançais简体中文
巴勒斯坦福音派呼籲西方教會悔改,反遭批評
Image: Ali Jadallah / Anadolu / Getty Images
以色列空襲加薩後,歷史悠久的希臘東正教聖波菲里亞教堂內的搜救工作。

從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史無前例的恐怖攻擊使戰爭爆發至今,中東地區的教會、大公會議和領袖對數千民無辜平民的喪命表示憤慨。

許多阿拉伯基督教團體發表公開聲明。多數聲明裡強調了基督教呼召人們成為使人和睦的人。但一些團體受到批評,因為在一些人看來,他們的呼籲裡沒有具體包含那些被恐怖分子奪去性命的猶太平民所遭受的苦難。

這些公開聲明分別來自巴勒斯坦、埃及、約旦和黎巴嫩,其中多數聲明起因自加薩聖公會醫院被炸的悲劇。有些聲明裡稱國際社會忽視以色列對該地區的佔領;其他聲明則提醒全球教會注意這片土地自古以來也有基督徒居民(並非只有猶太人和穆斯林)。

《今日基督教》研究了來自九個阿拉伯組織和四個西方組織的聲明,其中多數為福音派組織,並請教一位以色列彌賽亞派猶太人和一位黎巴嫩亞美尼亞福音派基督徒的觀點。本刊發現,很少有中東國家福音派基督徒明確指出哈馬斯是恐怖主義的實施者,但許多聲明裡特別批評了以色列。

最新的一則聲明來自名為穆薩拉哈(Musalaha)的福音派事工,聲明裡同時點名了哈馬斯和以色列。

這個總部位於耶路撒冷的「和解事工」與來自不同宗教背景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合作,使用聖經原則來處理讓他們分裂的問題,以尋求和平。在痛苦地目睹了兩週的大屠殺後,該事工發表了以「哀悼」為核心的公開聲明,呼籲彼此以和解來回應。

穆薩拉哈表示:「我們哀悼那些以正義之名,任由憤怒持續著失去人性的循環並為流人血找藉口的人;從哈馬斯的襲擊和以色列軍隊的反應裡可以看出這一點。我們邀請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看到對方的人性和尊嚴,透過非暴力的方式共同為彼此更美好的未來攜手努力。」

然而,該地區最具代表性的基督教機構,中東教會議會(簡稱MECC)直言不諱地指出以色列強加給加薩的苦難。

MECC表示:「巴勒斯坦人民在加薩遭受的不是對於軍事行動的軍事反應,而是種族滅絕和種族清洗,目標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監獄裡的囚犯,而且是有預謀的。」

在本刊調查的九個阿拉伯福音派事工聲明裡,該事工的聲明最為尖銳,稱這場戰爭是「滅絕戰爭」,並呼籲「所有可敬的人」介入、干預這樣的行徑。

MECC 秘書長麥可·阿比斯(Michel Abs)告訴《今日基督教》,他知道那些他所謂的「猶太復國主義者」受到批評後有所回擊,而他認為這些人應該停止回擊。

MECC重點譴責以色列在人口稠密的沿海地帶斷水、破壞醫療設施並造成手無寸鐵的公民受牽連的死亡。MECC呼籲以色列停止侵略,解除對加薩的圍困,並追究阿比斯所稱的「佔領軍」的責任。

MECC的成員教會包括天主教、東正教和許多新教教派(多數為當地人所稱的「福音派」)。然而,雖然在美國基督教裡眾所周知的「主流教派」間的差異在阿拉伯世界並不明顯,但世界福音聯盟(簡稱WEA)也包含了一些不在MECC內的教派。

近東亞美尼亞福音派教會聯盟的代理主席保羅·海多斯蒂安(Paul Haidostian)說:「我們大致上同意MECC的聲明,雖然並非同意其中使用的每一個詞。但當前的戰爭中是否存在(種族)滅絕的因素?我認為有。」

中東和北非地區福音派聯盟秘書長傑克·薩拉(Jack Sara)幫助起草了WEA對「聖地衝突」的官方回應。但他也同意MECC的聲明。

他說:「數千名巴勒斯坦人不停地死去,那份聲明清楚地描述了在當地發生的事實。如果說有什麼不足的話,就是缺少了懇請世界各國的介入、干預。」

分析家指出,哈馬斯在平民住宅區安營紮寨,而以色列國防軍(IDF)在攻擊居民建築前往往會發出警告。在為預期的地面入侵做準備時,以色列國防軍呼籲非軍事人員撤離加薩北部;但哈馬斯告訴居民要留在原地。

然而,聯合國指出,加薩已經成為一場人道主義災難,據哈馬斯管理的巴勒斯坦衛生部 ,截至10月26日,已有6,500多人喪生,一百萬人流離失所。為了回應哈馬斯的恐怖主義和1400名公民(其中大部分是平民)的死亡,以色列進退兩難,因為追捕加薩的恐怖分子頭目所需的城市戰將進一步惡化加薩的處境,並日益激化全球輿論怒火。

但是,看著美國和更廣泛的福音派世界裡的許多人支持以色列,薩拉任教的伯利恆聖經學院(BBC)聯合簽署了一份巴勒斯坦基督教聲明,呼籲「西方教會領袖和神學家」 悔改。

聲明開頭引用先知以賽亞的話: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以賽亞書1:17)。

聲明指出:「西方對巴以的態度存在明顯的雙重標準,一方面將以色列猶太人的行為人性化,另一方面卻堅持將巴勒斯坦人非人化,粉飾他們遭受的苦難。我們懷著一顆破碎的心,要求這些領袖對他們在神學和政治上的同謀行為負責。」

在對「新一輪暴力」感到悲痛並譴責「所有針對平民的襲擊」的同時,該聲明也斥責基督教領袖未能提及這場戰爭「更廣泛的背景和根源」——包括以色列持續佔領和對加沙長達17年的封鎖。該組織提醒說,當地四分之三的人口是在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的衝突中流離失所的巴勒斯坦人的後裔,以色列拒絕了他們返回家園的權利。

薩拉抱怨道,在戰爭開打前的幾個月,極端的猶太人和以色列定居者增加了對當地教會的攻擊,向他們的牧師吐口水,而國際上的基督徒很少對此表示什麼。他說,這裡的基督徒常常覺得自己是西方末世論(End Times theology)支持者的「麻煩」,或是西方政府對該地區的敘事裡的「麻煩」。

薩拉在YouTube的留言裡:「我們禱告教會能成為教會,而不是偏袒一方的政治機構。對上帝來說,種族背景不再重要——耶穌不再只是個猶太人,祂是任何人的一切。」

一位彌賽亞派猶太領袖稱此份聯合聲明「應受譴責」。

全國聯合廣播節目火線(Line of Fire)主持人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巴勒斯坦裔基督徒不僅沒有譴責或提及哈馬斯活恐怖主義,他們的聲明裡還重複了「誹謗性的說法」,即以色列於10月17日故意轟炸阿赫利醫院及10月19日的希臘東正教聖波菲留斯教堂。(以色列國防軍判定醫院的傷亡是由伊斯蘭聖戰組織武裝分子發射的火箭彈誤炸造成的,同時承認聖波菲留斯教堂的傷亡是由以色列國防軍發射的一枚針對附近建築物的導彈造成的)。

此外,布朗也批評該聲明裡使用了「標準的左翼套路」,將猶太人重返故土的行為等同於「定居殖民主義(Settler Colonialism)」。

參與伯利恆聖經學院(BBC)舉辦的「基督在哨站特會」的布朗說:「我們想要以耶穌的兄弟姐妹身份彼此團結,但他們應『悔改』他們這種漏洞百出的對悔改的呼召,這樣我們才能共同追求公義、美善、公平和恩慈。「

以色列福音派聯盟主席(Evangelical Alliance of Israel)以「被虐待的妻子」來形容簽署那份聯合聲明的基督徒。

丹尼·柯普(Danny Kopp)說:「多數中東基督徒都無法自由的公開譴責伊斯蘭暴力。因為他們面對的社會代價,往往還有身體上的代價,實在高得難以想像。」

相反的,他們會保持沉默、轉移視線或指責別人。丹尼說,創傷性虐待扭曲了正確的道德判斷能力。但在目睹了「自納粹大屠殺以來最嚴重的單日大規模屠殺猶太人事件(近期的哈瑪斯攻擊)」後,阿拉伯裔的基督徒正處於一個關鍵的轉折點。

柯普說:「就在基督徒本可以提供一縷難得的真理之光的時候,教會卻在很大程度上陷入道德淪喪和與世界脫節的境地。」

埃及的福音派基督徒——無論他們如何評價雙方——從衝突一開始就大聲疾呼。

埃及新教教會主席團(PCE)是MECC和WEA的成員,也是最早發表聲明的地區機構之一。10月7日哈馬斯大屠殺發生後僅一天,PCE就發表了一份並無具體指責任何人的聲明,譴責「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間一切形式的暴力和武裝衝突」,尤其是對無辜平民的襲擊。

PCE的第二份聲明支持埃及政府提供人道援助的政策。但接下來又接連發表第三份聲明,將焦點轉向以色列的攻擊。PCE譴責了對加薩醫院的轟炸,並反對用軍事手段處理巴勒斯坦問題。在摧毀部分加薩教堂的襲擊發生後,PCE表示「對自事件爆發之初就針對居民區的暴力行為深表關切。」

埃及是第一個與以色列簽訂和平條約的阿拉伯國家。以色列在其他地方受到的批評可能導致了埃及某些言論方向的轉變。

令許多阿拉伯基督徒感到憤怒的是,醫院爆炸事件發生在耶路撒冷各教會的牧首和領袖(PHCJ)呼籲大家全神貫注禁食和禱告的那一天。就在兩天前,作為對以色列呼籲撤離加薩北部的回應,PHCJ警惕猶太人之中的憤怒,警告他們要防止「因對以色列平民遭受的不可接受的攻擊所引起的新的暴力迴圈」。

耶路撒冷基督教領袖仍然沒有譴責或提及哈馬斯,但這項聲明與恐怖暴行發生當天他們的第一個反應在措辭上有所不同。由於以色列仍然沉浸在納粹大屠殺以來猶太人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天的陰影中,耶路撒冷基督教領袖會議聲援不要對「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平民」造成任何傷害。

以色列駐梵蒂岡特使對耶路撒冷基督徒這種「不道德的模糊措辭」感到憤怒

在約旦的福音派基督徒是否也有同樣的回應呢?

10月14日,約旦福音派聯盟(JEC)——雖為世界福音派協會(WEA)的成員,但不是MECC的成員——發表了一份聲明,支持耶路撒冷牧首和領袖會議對於禱告的邀請。但為了反映其五個教區的意願,約旦福音聯盟投票決定避免具體提及以色列或哈馬斯。

極少數人強烈希望提及以色列。

約旦福音派聯盟成員教派,約旦浸信會主席納比赫·阿巴西(Nabeeh Abbassi)說,約旦的許多巴勒斯坦人視哈馬斯為「解放者」,他們佔約旦國人口的很大比例(但人們對這一比例有爭議)。為了不被視為反對這樣的情緒,約旦福音派聯盟選擇「不參與政治」,而是關注雙方共同的人性尊嚴。

約旦福音派聯盟的聲明譴責了當前「暴力與反暴力的循環」,但明確指出「對巴勒斯坦人民的侵略」。然而,耶穌的《登山寶訓》呼召基督徒成為使人和睦的人,應以對話和談判作為必要手段,結束以色列正在進行的、但未被命名的「定居地擴張政策」。

約旦福音派聯盟指出,「暴力只會催生暴力,(以色列的)佔領引發抵抗,圍困導致爆炸攻擊。」

阿巴西解釋道,他這句話是解釋,不是辯護。

他繼續說:「挑起事端的是哈馬斯。以色列有權自衛。但以色列接下來做的事更糟。」

阿巴西認為,太多的西方基督徒支持以色列是因為錯誤地應用神學。這位約旦牧師自己也是一位時代論者,他說,基督徒的工作並不是催促上帝執行祂的末世時程。

阿巴西提及使徒行傳1:6-8,當門徒們問復活的耶穌是否會恢復以色列的國度。他指出,當時耶穌拒絕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呼召基督徒成為祂的見證人。

阿巴西說:「如果我們想『幫助』上帝,這就是我們應該做的。不偏袒任何一方,而是兩者都愛,並與所有人分享福音。」

但在他所形容的對聖公會醫院的「野蠻襲擊」後,阿巴西說他的教會感到不得不發表一份自己的聲明,並且後來又對希臘東正教教堂的襲擊感到悲痛。聲明裡指責以色列的「戰爭機器」政策不區分平民和軍人,將穆斯林和基督徒都當作攻擊目標。

阿巴斯說:「哈馬斯是一個團體,以色列是一個國家。哈馬斯能隨己意做任何事,但我期望以色列做正確的事。」

他說,約旦教派發表的聲明得到來自當地罕見的讚賞。幾乎所有約旦媒體都稱加薩醫院為「浸禮會」,這反映了約旦在1967年戰爭中確立其行政身份時的民眾情緒

阿巴斯在聲明發表後接受了三次電視採訪:這是一個向普通約旦人「表明我們的心意」的時刻,也是當地基督徒認同政府政策的時刻,政府的政策是維護巴勒斯坦人的 權利,同時維持與以色列的和平,並將阿卜杜拉國王的約旦國視為耶路撒冷穆斯林和基督教聖地的歷史保管人。

黎巴嫩的福音派人士的想法則各不相同。

敘利亞和黎巴嫩福音派最高理事會主席約瑟夫·卡薩布(Joseph Kassab)說:「有些人希望發表聲明向政府表明態度,有些人則希望向穆斯林表明態度。但我只想讓聲明反映我們的信仰和神學。」

卡薩布說,在醫院爆炸事件發生後,一些當地領袖在鼓勵下大聲疾呼,黎巴嫩的這份文件提到了「以牙還牙」的道德觀,這種道德觀為耶穌所唾棄,但在猶太人和穆斯林中卻存在。聲明認為,根據這種邏輯,哈馬斯的恐怖主義應得到同樣的反擊,但不是加倍的反擊。然而,他說,以色列已將規模擴大了十倍。

雖然透過「過度反擊」來進行威嚇是以色列基本軍事戰略的一部分,但卡薩布認為基督徒應該有不同的衡量標準。

他說:「你不能在致力於和平及和解的路上無條件地支持任何人。」

黎巴嫩的聲明並沒有視以色列或哈馬斯列為敵人,而是試圖將重點放在公正地解決整個以巴衝突的必要性上。

卡薩布說,如果伊朗或美國加入這場戰爭會發生什麼事?

卡薩布猜測哈馬斯「可悲且不幸」的行動是為了干擾近期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的努力——即《亞伯拉罕協議》——卡薩布明確指出,如果伊斯蘭意識形態成功統治該區域,巴勒斯坦和整個區域都沒有未來。

然而,以色列已經加倍其殘暴的行徑,他說。卡薩布提到有數千棟加薩公寓被摧毀,並呼籲難民透過加薩南部邊境逃往埃及的。1948年和1967年巴勒斯坦人的流離失所已成為永久性問題。

即便如此,他認為MECC的聲明並不完全合理。

卡薩布說:「以色列可能無意滅絕巴勒斯坦人,但如果他們持續攻擊,就會導致這個結局。如果你不喜歡『滅絕』這個詞,可以用另一個詞代替,但這不會改變暴力的規模。」

聖地地方福音派教會理事會(簡稱,CLEC,是WEA的一個附屬機構)主席穆尼爾·卡基什(Munir Kakish)則完全不贊同MECC的聲明。

他說:「當我們被邀請參加他們的會議時,我就可以發表意見了。」

他在10月18日的聲明裡強調要成為和平與和解的橋樑,並且不具體指責任何一方。CLEC的聲明僅關注加薩議題,但既未提及哈馬斯,也未提及以色列,並呼籲立即提供人道援助和締結全面性的和平條約。

CLEC的聲明裡指出:「加薩的醫院和學校所遭受的一切,是所有國際法和國際慣例所不能接受的,」隨後重申提摩太前書2:2。「我們呼籲各方立即停止戰爭......以便我們能敬虔而有尊嚴地過著和平的生活。」

但同時也要傳揚福音。卡基什認為當前的事件是耶穌預言裡末世前將要發生的「戰爭和戰爭的謠言」的一部分。他說,邪惡正在增加,就像諾亞的時代一樣,方舟的門很快就會關上。

他說:「現在是教會覺醒並完成大使命的時候了,而不是被其他事情分心。」

但阿拉伯裔基督徒並不是唯一發表聲明的人。

與他們中東的同行不同,美南浸信會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ERLC)、美國全國福音派協會(NAE)和世界福音派聯盟(WEA)立即點名譴責哈馬斯

ERLC發表了最強烈支持以色列的聲明。

美南浸信會領袖的聲明裡承認在以色列與教會的關係上存在不同的神學立場,認識到猶太人是如何「長期忍受企圖種族滅絕他們及摧毀他們國家的行徑」。ERLC視以色列為該地區「罕見的民主典範」,並援引羅馬書13章,支持以色列政府「拿起劍」來反對那些針對無辜生命的邪惡行為。

此外,ERLC聲明也認可「生活在中東的所有人的尊嚴和人格」,並為那些「為著福音努力的猶太裔和巴勒斯坦裔基督徒面臨的艱難事工」禱告。

[編按:《今日基督教主編羅素·摩爾(Russell Moore)曾任ERLC主席,他與其他2000名領袖共同簽署了該聲明。]

浸信會世界聯盟(BWA)的同行們則關注巴勒斯坦的問題,指出阿赫利醫院具有美南浸信會的傳統,同時「懇求保護所有民眾,建立真正的和平」。

浸信會在以色列有17間教會,在巴勒斯坦領土上有13間,其中一間位於加薩,BWA呼籲「走往明確拒絕恐怖主義的使人和平之路」。並且「在如此複雜的情況下」,BWA敦促「追求帶有恢復性的公義及和平」。

BWA秘書長伊萊賈·布朗(Elijah Brown)以BWA的禱告手冊為例。

他告訴《今日基督教》:「我們相信,身為和平的使者,我們不應強調政治對立的方式,我們必須致力於展現大家共同努力下共同的聲音。」

NAE也承認以色列有權進行自衛。但它也警告以色列不要超越這個範圍並進行「復仇」,造成更多無辜平民的痛苦,從而破壞自身安全。WEA鼓勵為緩和暴力作出一切努力,並對示威遊行表示「困惑」,這些示威遊行似乎表達著對最初的殺戮感到高興。

NAE和WEA都呼籲實現公義的和平——ERLC並未使用這一措辭,但自最初聲明以後,這兩個組織都沒有再發表過評論性聲明。鑑於NAE曾重申福音派應發揮「建設性地批評政府領袖」的作用,該機構如今是否需要這樣做呢?

ERLC主席布倫特·萊瑟伍德告訴《今日基督教》:「義戰理論(Just War theory)這個教義就其本質而言,有一個限制戰爭方式的框架,其中包括禁止以無辜平民為目標。我們對弱勢群體的關注沒有國界之分,但我們必須保持清醒的認知——在這場衝突裡,誰是過錯方。」

NAE主席沃爾特·金(Walter Kim)也提及基督教傳統。

「多數福音派基督徒在追求公義的同時抑制暴力的程度,這是經典的義戰。以色列有權對持續發動攻擊的哈馬斯進行自衛,」他說。「其他義戰原則包括公義的意圖、有限制的報復、長期性的努力使人和睦,並保護無辜的人。」

他將評價留給讀者去決定。

WEA秘書長托馬斯·施爾馬赫(Thomas Schirrmacher)已經做出了他的評價。

他說:「以色列仍然處於自衛的參數中。那些攻擊者曾明確地表示,他們要殺死所有猶太人,把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

施爾馬赫強烈質疑以色列被認定應為醫院爆炸事件負責任,他指責由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管理的約旦河西岸和哈馬斯控制的加薩地帶的巴勒斯坦領袖未能建立一個正常運作的國家。哈馬斯致力於恐怖主義,而在加薩,這兩者是互相排斥的。

但他強調,所有評論都是他以個人身分發表的。WEA代表著173個國家的國家聯盟和合作夥伴,其中包括由卡基什、柯普領導的聯盟,以及關注對象為以色列國內的阿拉伯裔公民的聯盟。

他說,中東和北非地區聯盟與WEA的歐洲地區聯盟在反猶太主義定義的具體細節上存在分歧,而亞塞拜然的一個聯盟則因WEA譴責這個高加索裔國家在一塊有爭議的飛地上侵犯亞美尼亞人的人權而受到牽制。

他也試圖在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基督徒之間取得平衡。

向雙方提供的援助也是平衡的。WEA正透過其在以色列的聯盟,在靠近加薩邊境的阿什杜德和阿什克倫提供避難所。與埃及的尼羅河附屬教會合作,他們將在拉法(Rafah)過境點提供救援。在WEA裡的巴勒斯坦聯盟的支持下,他們正在為重建加薩的英國聖公會醫院提供金援。

施爾馬赫說:「在我們發言之前,我們會讓各方都參與其中。這意味著我們的回應緩慢,但比起迅速發表一份後來不得不修改的聲明,這樣更能促進和平及帶來積極的變化。」

海多斯蒂安說:「發表聲明並不是教會最關鍵的任務,」他所在的亞美尼亞福音派聯盟尚未對戰爭發表正式評論。「更重要的任務是教育人們關於和平、公義和解釋歷史恩怨,而不僅僅只講授時事。」

但他說,阿拉伯裔基督徒為兩種面向感到擔憂。

他說,首先,他們呼籲與西方國際合作夥伴建立信任關係,以對抗主流媒體常常傳達的對以色列的不平衡和無條件的正面觀點。

其次,阿拉伯裔基督徒向該衝突地區表明他們不僅僅只是旁觀者。海多斯蒂安認同他們可能會面臨來自穆斯林或猶太人的地方壓力,並補充道,他們經常會對基督教社區日漸式微的狀況感到生存無望。

但他們在發言中聲稱,他們和巴勒斯坦人一樣,並不是這片土地的私生子,也不是這片土地的外來人。

「阿拉伯裔基督徒往往也是受害者,」海多斯蒂安說。「指責他們偏袒(某一方)是一種粗暴的方式。」

儘管他對當前的衝突有自己強烈的看法,但這位亞美尼亞領袖敦促基督徒不要將該地區視為一個整體。他說,基督徒們應小心謹慎,不要把聖經裡的以色列與現代以色列混為一談,也不要讓政府和媒體的言論左右他們對信仰的委身。

他問道,基督現在希望我們做什麼?聖地是基督教信仰的搖籃,但耶穌在約翰福音第17章中明確表示,祂的願景遠不止於此地。

「世界任何地方的和平都取決於其他地方的和平,」海多斯提安說。「中東教會的活力對基督肢體的全球合一至關重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