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 & Reporting

巴勒斯坦福音派呼吁西方教会悔改,反遭批评

中东基督徒坚持拒绝暴力,他们对西方不承认占领的事实和轰炸行动造成的附带损害感到沮丧。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العربيةFrançais繁體中文
巴勒斯坦福音派呼吁西方教会悔改,反遭批评
Image: Ali Jadallah / Anadolu / Getty Images
以色列空袭加萨后,历史悠久的希腊东正教圣波菲里亚教堂内的搜救工作。

从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史无前例的恐怖攻击使战争爆发至今,中东地区的教会、大公会议和领袖对数千民无辜平民的丧命表示愤慨。

许多阿拉伯基督教团体发表公开声明。多数声明里强调了基督教呼召人们成为使人和睦的人。但一些团体受到批评,因为在一些人看来,他们的呼吁里没有具体包含那些被恐怖分子夺去性命的犹太平民所遭受的苦难。

这些公开声明分别来自巴勒斯坦、埃及、约旦和黎巴嫩,其中多数声明起因自加萨圣公会医院被炸的悲剧。有些声明里称国际社会忽视以色列对该地区的占领;其他声明则提醒全球教会注意这片土地自古以来也有基督徒居民(并非只有犹太人和穆斯林)。

《今日基督教》研究了来自九个阿拉伯组织和四个西方组织的声明,其中多数为福音派组织,并请教一位以色列弥赛亚派犹太人和一位黎巴嫩亚美尼亚福音派基督徒的观点。本刊发现,很少有中东国家福音派基督徒明确指出哈马斯是恐怖主义的实施者,但许多声明里特别批评了以色列。

最新的一则声明来自名为穆萨拉哈(Musalaha)的福音派事工,声明里同时点名了哈马斯和以色列。

这个总部位于耶路撒冷的“和解事工”与来自不同宗教背景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合作,使用圣经原则来处理让他们分裂的问题,以寻求和平。在痛苦地目睹了两周的大屠杀后,该事工发表了以“哀悼”为核心的公开声明,呼吁彼此以和解来回应。

穆萨拉哈表示:“我们哀悼那些以正义之名,任由愤怒持续着失去人性的循环并为流人血找借口的人;从哈马斯的袭击和以色列军队的反应里可以看出这一点。我们邀请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看到对方的人性和尊严,透过非暴力的方式共同为彼此更美好的未来携手努力。”

然而,该地区最具代表性的基督教机构,中东教会议会(简称MECC)直言不讳地指出以色列强加给加萨的苦难。

MECC表示:“巴勒斯坦人民在加萨遭受的不是对于军事行动的军事反应,而是种族灭绝和种族清洗,目标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监狱里的囚犯,而且是有预谋的。”

在本刊调查的九个阿拉伯福音派事工声明里,该事工的声明最为尖锐,称这场战争是“灭绝战争”,并呼吁“所有可敬的人”介入、干预这样的行径。

MECC 秘书长麦可·阿比斯(Michel Abs)告诉《今日基督教》,他知道那些他所谓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受到批评后有所回击,而他认为这些人应该停止回击。

MECC重点谴责以色列在人口稠密的沿海地带断水、破坏医疗设施并造成手无寸铁的公民受牵连的死亡。MECC呼吁以色列停止侵略,解除对加萨的围困,并追究阿比斯所称的“占领军”的责任。

MECC的成员教会包括天主教、东正教和许多新教教派(多数为当地人所称的“福音派”)。然而,虽然在美国基督教里众所周知的“主流教派”间的差异在阿拉伯世界并不明显,但世界福音联盟(简称WEA)也包含了一些不在MECC内的教派。

近东亚美尼亚福音派教会联盟的代理主席保罗·海多斯蒂安(Paul Haidostian)说:“我们大致上同意MECC的声明,虽然并非同意其中使用的每一个词。但当前的战争中是否存在(种族)灭绝的因素?我认为有。”

中东和北非地区福音派联盟秘书长杰克·萨拉(Jack Sara)帮助起草了WEA对“圣地冲突”的官方回应。但他也同意MECC的声明。

他说:“数千名巴勒斯坦人不停地死去,那份声明清楚地描述了在当地发生的事实。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话,就是缺少了恳请世界各国的介入、干预。”

分析家指出,哈马斯在平民住宅区安营扎寨,而以色列国防军(IDF)在攻击居民建筑前往往会发出警告。在为预期的地面入侵做准备时,以色列国防军呼吁非军事人员撤离加萨北部;但哈马斯告诉居民要留在原地。

然而,联合国指出,加萨已经成为一场人道主义灾难,据哈马斯管理的巴勒斯坦卫生部所称,截至10月26日,已有6,500多人丧生,一百万人流离失所。为了回应哈马斯的恐怖主义和1400名公民(其中大部分是平民)的死亡,以色列进退两难,因为追捕加萨的恐怖分子头目所需的城市战将进一步恶化加萨的处境,并日益激化全球舆论怒火。

但是,看着美国和更广泛的福音派世界里的许多人支持以色列,萨拉任教的伯利恒圣经学院(BBC)联合签署了一份巴勒斯坦基督教声明,呼吁“西方教会领袖和神学家” 悔改。

声明开头引用先知以赛亚的话: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以赛亚书1:17)。

声明指出:“西方对巴以的态度存在明显的双重标准,一方面将以色列犹太人的行为人性化,另一方面却坚持将巴勒斯坦人非人化,粉饰他们遭受的苦难。我们怀着一颗破碎的心,要求这些领袖对他们在神学和政治上的同谋行为负责。”

在对“新一轮暴力”感到悲痛并谴责“所有针对平民的袭击”的同时,该声明也斥责基督教领袖未能提及这场战争“更广泛的背景和根源”——包括以色列持续占领和对加沙长达17年的封锁。该组织提醒说,当地四分之三的人口是在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的冲突中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的后裔,以色列拒绝了他们返回家园的权利。

萨拉抱怨道,在战争开打前的几个月,极端的犹太人和以色列定居者增加了对当地教会的攻击,向他们的牧师吐口水,而国际上的基督徒很少对此表示什么。他说,这里的基督徒常常觉得自己是西方末世论(End Times theology)支持者的“麻烦”,或是西方政府对该地区的叙事里的“麻烦”。

萨拉在YouTube的留言里:“我们祷告教会能成为教会,而不是偏袒一方的政治机构。对上帝来说,种族背景不再重要——耶稣不再只是个犹太人,祂是任何人的一切。”

一位弥赛亚派犹太领袖称此份联合声明“应受谴责”。

全国联合广播节目火线(Line of Fire)主持人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巴勒斯坦裔基督徒不仅没有谴责或提及哈马斯活恐怖主义,他们的声明里还重复了“诽谤性的说法”,即以色列于10月17日故意轰炸阿赫利医院及10月19日的希腊东正教圣波菲留斯教堂。(以色列国防军判定医院的伤亡是由伊斯兰圣战组织武装分子发射的火箭弹误炸造成的,同时承认圣波菲留斯教堂的伤亡是由以色列国防军发射的一枚针对附近建筑物的导弹造成的) 。

此外,布朗也批评该声明里使用了“标准的左翼套路”,将犹太人重返故土的行为等同于“定居殖民主义(Settler Colonialism)”。

参与伯利恒圣经学院(BBC)举办的“基督在哨站特会”的布朗说:“我们想要以耶稣的兄弟姐妹身份彼此团结,但他们应‘悔改’他们这种漏洞百出的对悔改的呼召,这样我们才能共同追求公义、美善、公平和恩慈。“

以色列福音派联盟主席(Evangelical Alliance of Israel)以“被虐待的妻子”来形容签署那份联合声明的基督徒。

丹尼·柯普(Danny Kopp)说:“多数中东基督徒都无法自由的公开谴责伊斯兰暴力。因为他们面对的社会代价,往往还有身体上的代价,实在高得难以想像。”

相反的,他们会保持沉默、转移视线或指责别人。丹尼说,创伤性虐待扭曲了正确的道德判断能力。但在目睹了“自纳粹大屠杀以来最严重的单日大规模屠杀犹太人事件(近期的哈玛斯攻击)”后,阿拉伯裔的基督徒正处于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柯普说:“就在基督徒本可以提供一缕难得的真理之光的时候,教会却在很大程度上陷入道德沦丧和与世界脱节的境地。”

埃及的福音派基督徒——无论他们如何评价双方——从冲突一开始就大声疾呼。

埃及新教教会主席团(PCE)是MECC和WEA的成员,也是最早发表声明的地区机构之一。 10月7日哈马斯大屠杀发生后仅一天,PCE就发表了一份并无具体指责任何人的声明,谴责“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一切形式的暴力和武装冲突”,尤其是对无辜平民的袭击。

PCE的第二份声明支持埃及政府提供人道援助的政策。但接下来又接连发表第三份声明,将焦点转向以色列的攻击。 PCE谴责了对加萨医院的轰炸,并反对用军事手段处理巴勒斯坦问题。在摧毁部分加萨教堂的袭击发生后,PCE表示“对自事件爆发之初就针对居民区的暴力行为深表关切。”

埃及是第一个与以色列签订和平条约的阿拉伯国家。以色列在其他地方受到的批评可能导致了埃及某些言论方向的转变。

令许多阿拉伯基督徒感到愤怒的是,医院爆炸事件发生在耶路撒冷各教会的牧首和领袖(PHCJ)呼吁大家全神贯注禁食和祷告的那一天。就在两天前,作为对以色列呼吁撤离加萨北部的回应,PHCJ警惕犹太人之中的愤怒,警告他们要防止“因对以色列平民遭受的不可接受的攻击所引起的新的暴力回圈”。

耶路撒冷基督教领袖仍然没有谴责或提及哈马斯,但这项声明与恐怖暴行发生当天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在措辞上有所不同。由于以色列仍然沉浸在纳粹大屠杀以来犹太人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的阴影中,耶路撒冷基督教领袖会议声援不要对“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平民”造成任何伤害。

以色列驻梵蒂冈特使对耶路撒冷基督徒这种“不道德的模糊措辞”感到愤怒

在约旦的福音派基督徒是否也有同样的回应呢?

10月14日,约旦福音派联盟(JEC)——虽为世界福音派协会(WEA)的成员,但不是MECC的成员——发表了一份声明,支持耶路撒冷牧首和领袖会议对于祷告的邀请。但为了反映其五个教区的意愿,约旦福音联盟投票决定避免具体提及以色列或哈马斯。

极少数人强烈希望提及以色列。

约旦福音派联盟成员教派,约旦浸信会主席纳比赫·阿巴西(Nabeeh Abbassi)说,约旦的许多巴勒斯坦人视哈马斯为“解放者”,他们占约旦国人口的很大比例(但人们对这一比例有争议)。为了不被视为反对这样的情绪,约旦福音派联盟选择“不参与政治”,而是关注双方共同的人性尊严。

约旦福音派联盟的声明谴责了当前“暴力与反暴力的循环”,但明确指出“对巴勒斯坦人民的侵略”。然而,耶稣的《登山宝训》呼召基督徒成为使人和睦的人,应以对话和谈判作为必要手段,结束以色列正在进行的、但未被命名的“定居地扩张政策”。

约旦福音派联盟指出,“暴力只会催生暴力,(以色列的)占领引发抵抗,围困导致爆炸攻击。”

阿巴西解释道,他这句话是解释,不是辩护。

他继续说:“挑起事端的是哈马斯。以色列有权自卫。但以色列接下来做的事更糟。”

阿巴西认为,太多的西方基督徒支持以色列是因为错误地应用神学。这位约旦牧师自己也是一位时代论者,他说,基督徒的工作并不是催促上帝执行祂的末世时程。

阿巴西提及使徒行传1:6-8,当门徒们问复活的耶稣是否会恢复以色列的国度。他指出,当时耶稣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呼召基督徒成为祂的见证人。

阿巴西说:“如果我们想‘帮助’上帝,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不偏袒任何一方,而是两者都爱,并与所有人分享福音。”

但在他所形容的对圣公会医院的“野蛮袭击”后,阿巴西说他的教会感到不得不发表一份自己的声明,并且后来又对希腊东正教教堂的袭击感到悲痛。声明里指责以色列的“战争机器”政策不区分平民和军人,将穆斯林和基督徒都当作攻击目标。

阿巴斯说:“哈马斯是一个团体,以色列是一个国家。哈马斯能随己意做任何事,但我期望以色列做正确的事。”

他说,约旦教派发表的声明得到来自当地罕见的赞赏。几乎所有约旦媒体都称加萨医院为“浸礼会”,这反映了约旦在1967年战争中确立其行政身份时的民众情绪

阿巴斯在声明发表后接受了三次电视采访:这是一个向普通约旦人“表明我们的心意”的时刻,也是当地基督徒认同政府政策的时刻,政府的政策是维护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同时维持与以色列的和平,并将阿卜杜拉国王的约旦国视为耶路撒冷穆斯林和基督教圣地的历史保管人。

黎巴嫩的福音派人士的想法则各不相同。

叙利亚和黎巴嫩福音派最高理事会主席约瑟夫·卡萨布(Joseph Kassab)说:“有些人希望发表声明向政府表明态度,有些人则希望向穆斯林表明态度。但我只想让声明反映我们的信仰和神学。”

卡萨布说,在医院爆炸事件发生后,一些当地领袖在鼓励下大声疾呼,黎巴嫩的这份文件提到了“以牙还牙”的道德观,这种道德观为耶稣所唾弃,但在犹太人和穆斯林中却存在。声明认为,根据这种逻辑,哈马斯的恐怖主义应得到同样的反击,但不是加倍的反击。然而,他说,以色列已将规模扩大了十倍。

虽然透过“过度反击”来进行威吓是以色列基本军事战略的一部分,但卡萨布认为基督徒应该有不同的衡量标准。

他说:“你不能在致力于和平及和解的路上无条件地支持任何人。”

黎巴嫩的声明并没有视以色列或哈马斯列为敌人,而是试图将重点放在公正地解决整个以巴冲突的必要性上。

卡萨布说,如果伊朗或美国加入这场战争会发生什么事?

卡萨布猜测哈马斯“可悲且不幸”的行动是为了干扰近期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的努力——即《亚伯拉罕协议》——卡萨布明确指出,如果伊斯兰意识形态成功统治该区域,巴勒斯坦和整个区域都没有未来。

然而,以色列已经加倍其残暴的行径,他说。卡萨布提到有数千栋加萨公寓被摧毁,并呼吁难民透过加萨南部边境逃往埃及的。 1948年和1967年巴勒斯坦人的流离失所已成为永久性问题。

即便如此,他认为MECC的声明并不完全合理。

卡萨布说:“以色列可能无意灭绝巴勒斯坦人,但如果他们持续攻击,就会导致这个结局。如果你不喜欢‘灭绝’这个词,可以用另一个词代替,但这不会改变暴力的规模。”

圣地地方福音派教会理事会(简称,CLEC,是WEA的一个附属机构)主席穆尼尔·卡基什(Munir Kakish)则完全不赞同MECC的声明。

他说:“当我们被邀请参加他们的会议时,我就可以发表意见了。”

他在10月18日的声明里强调要成为和平与和解的桥梁,并且不具体指责任何一方。 CLEC的声明仅关注加萨议题,但既未提及哈马斯,也未提及以色列,并呼吁立即提供人道援助和缔结全面性的和平条约。

CLEC的声明里指出:“加萨的医院和学校所遭受的一切,是所有国际法和国际惯例所不能接受的,”随后重申提摩太前书2:2。 “我们呼吁各方立即停止战争......以便我们能敬虔而有尊严地过着和平的生活。”

但同时也要传扬福音。卡基什认为当前的事件是耶稣预言里末世前将要发生的“战争和战争的谣言”的一部分。他说,邪恶正在增加,就像诺亚的时代一样,方舟的门很快就会关上。

他说:“现在是教会觉醒并完成大使命的时候了,而不是被其他事情分心。”

但阿拉伯裔基督徒并不是唯一发表声明的人。

与他们中东的同行不同,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ERLC)、美国全国福音派协会(NAE)和世界福音派联盟(WEA)立即点名谴责哈马斯

ERLC发表了最强烈支持以色列的声明。

美南浸信会领袖的声明里承认在以色列与教会的关系上存在不同的神学立场,认识到犹太人是如何“长期忍受企图种族灭绝他们及摧毁他们国家的行径”。 ERLC视以色列为该地区“罕见的民主典范”,并援引罗马书13章,支持以色列政府“拿起剑”来反对那些针对无辜生命的邪恶行为。

此外,ERLC声明也认可“生活在中东的所有人的尊严和人格”,并为那些“为着福音努力的犹太裔和巴勒斯坦裔基督徒面临的艰难事工”祷告。

[编按:《今日基督教》主编罗素·摩尔(Russell Moore)曾任ERLC主席,他与其他2000名领袖共同签署了该声明。]

浸信会世界联盟(BWA)的同行们则关注巴勒斯坦的问题,指出阿赫利医院具有美南浸信会的传统,同时“恳求保护所有民众,建立真正的和平”。

浸信会在以色列有17间教会,在巴勒斯坦领土上有13间,其中一间位于加萨,BWA呼吁“走往明确拒绝恐怖主义的使人和平之路”。并且“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BWA敦促“追求带有恢复性的公义及和平”。

BWA秘书长伊莱贾·布朗(Elijah Brown)以BWA的祷告手册为例。

他告诉《今日基督教》:“我们相信,身为和平的使者,我们不应强调政治对立的方式,我们必须致力于展现大家共同努力下共同的声音。”

NAE也承认以色列有权进行自卫。但它也警告以色列不要超越这个范围并进行“复仇”,造成更多无辜平民的痛苦,从而破坏自身安全。 WEA鼓励为缓和暴力作出一切努力,并对示威游行表示“困惑”,这些示威游行似乎表达着对最初的杀戮感到高兴。

NAE和WEA都呼吁实现公义的和平——ERLC并未使用这一措辞,但自最初声明以后,这两个组织都没有再发表过评论性声明。鉴于NAE曾重申福音派应发挥“建设性地批评政府领袖”的作用,该机构如今是否需要这样做呢?

ERLC主席布伦特·莱瑟伍德告诉《今日基督教》:“义战理论(Just War theory)这个教义就其本质而言,有一个限制战争方式的框架,其中包括禁止以无辜平民为目标。我们对弱势群体的关注没有国界之分,但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认知——在这场冲突里,谁是过错方。”

NAE主席沃尔特·金(Walter Kim)也提及基督教传统。

“多数福音派基督徒在追求公义的同时抑制暴力的程度,这是经典的义战。以色列有权对持续发动攻击的哈马斯进行自卫,”他说。 “其他义战原则包括公义的意图、有限制的报复、长期性的努力使人和睦,并保护无辜的人。”

他将评价留给读者去决定。

WEA秘书长托马斯·施尔马赫(Thomas Schirrmacher)已经做出了他的评价。

他说:“以色列仍然处于自卫的参数中。那些攻击者曾明确地表示,他们要杀死所有犹太人,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

施尔马赫强烈质疑以色列被认定应为医院爆炸事件负责任,他指责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理的约旦河西岸和哈马斯控制的加萨地带的巴勒斯坦领袖未能建立一个正常运作的国家。哈马斯致力于恐怖主义,而在加萨,这两者是互相排斥的。

但他强调,所有评论都是他以个人身分发表的。 WEA代表着173个国家的国家联盟和合作伙伴,其中包括由卡基什、柯普领导的联盟,以及关注对象为以色列国内的阿拉伯裔公民的联盟。

他说,中东和北非地区联盟与WEA的欧洲地区联盟在反犹太主义定义的具体细节上存在分歧,而亚塞拜然的一个联盟则因WEA谴责这个高加索裔国家在一块有争议的飞地上侵犯亚美尼亚人的人权而受到牵制。

他也试图在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基督徒之间取得平衡。

向双方提供的援助也是平衡的。WEA正透过其在以色列的联盟,在靠近加萨边境的阿什杜德和阿什克伦提供避难所。与埃及的尼罗河附属教会合作,他们将在拉法(Rafah)过境点提供救援。在WEA里的巴勒斯坦联盟的支持下,他们正在为重建加萨的英国圣公会医院提供金援。

施尔马赫说:“在我们发言之前,我们会让各方都参与其中。这意味着我们的回应缓慢,但比起迅速发表一份后来不得不修改的声明,这样更能促进和平及带来积极的变化。”

海多斯蒂安说:“发表声明并不是教会最关键的任务,”他所在的亚美尼亚福音派联盟尚未对战争发表正式评论。“更重要的任务是教育人们关于和平、公义和解释历史恩怨,而不仅仅只讲授时事。”

但他说,阿拉伯裔基督徒为两种面向感到担忧。

他说,首先,他们呼吁与西方国际合作伙伴建立信任关系,以对抗主流媒体常常传达的对以色列的不平衡和无条件的正面观点。

其次,阿拉伯裔基督徒向该冲突地区表明他们不仅仅只是旁观者。海多斯蒂安认同他们可能会面临来自穆斯林或犹太人的地方压力,并补充道,他们经常会对基督教社区日渐式微的状况感到生存无望。

但他们在发言中声称,他们和巴勒斯坦人一样,并不是这片土地的私生子,也不是这片土地的外来人。

“阿拉伯裔基督徒往往也是受害者,”海多斯蒂安说。 “指责他们偏袒(某一方)是一种粗暴的方式。”

尽管他对当前的冲突有自己强烈的看法,但这位亚美尼亚领袖敦促基督徒不要将该地区视为一个整体。他说,基督徒们应小心谨慎,不要把圣经里的以色列与现代以色列混为一谈,也不要让政府和媒体的言论左右他们对信仰的委身。

他问道,基督现在希望我们做什么?圣地是基督教信仰的摇篮,但耶稣在约翰福音第17章中明确表示,祂的愿景远不止于此地。

“世界任何地方的和平都取决于其他地方的和平,”海多斯提安说。 “中东教会的活力对基督肢体的全球合一至关重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