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中國發生反封控抗議,基督徒是否應該參與?

中國家庭教會的牧長、領袖對政治參與的看法不盡相同,但都強調禱告和傳福音的重要性。
English简体中文
中國發生反封控抗議,基督徒是否應該參與?
Image: Kevin Frayer / Stringer / Getty
北京的抗議者舉起白紙抗議言論管控及和新冠封控政策

在上周末中國突如其來的抗議活動期間,一名大學生來找朱建設老師,說他們學校(也是朱老師任教的學校)之前在海報上噴抗議標語的學生可能會受到嚴厲處罰,問朱老師能不能幫忙。朱老師是上海一所大學的教授,也是一間家庭教會的長老,他告訴這位大學生他會儘力保護她的那位同學。

(為了安全的原因,本文中所有的名字皆為化名。)

“我這兩天都在心裡做準備,如果形勢所迫,我可能需要犧牲一些東西去保護學生”,朱老師說。這幾天他一直在思考基督徒應該如何關心時事的問題。他認為自己能夠實踐基督徒謙卑舍己、關愛他人的美德的一個方面,是利用他的教職來保護那些可能受到迫害的學生。

在中國的防火牆外,中國各地多個城市的抗議活動在過去幾天成為熱點國際新聞。這次的街頭抗議,是中國自33年前的“六四”事件以來罕見的群體抗議活動。上周四(11月24日)在新疆烏魯木齊市一棟居民樓發生的致命火災導致全中國的人們對“清零”防疫政策的質疑和反抗。周六,在上海、北京和成都等大城市,數以百計的人走上街頭。在一些地方,抗議擴大到對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呼求,甚至有人喊出“習近平下台”的口號。

中國家庭教會的基督徒長期以來一直遭受政府的逼迫和打壓,但歷史上家庭教會出於基要主義和敬虔主義的立場傾向於遠離政治,只專註於牧養信徒和傳播福音。然而,特別是在受改革宗神學影響的一些城市家庭教會中,對待政治的這種態度正在發生變化。

上周末,成都一間已被禁止聚會的家庭教會的弟兄姐妹舉起紙張加入街頭抗議,紙上寫着“因真理、得自由”、“行公義、好憐憫、與神同行”等來自聖經的短語。在上海,一位年輕的基督徒姐妹站在(後來被政府拆除、移走的)“烏魯木齊路”的路牌下大聲朗讀手中的聖經,向路人傳福音。

在CT(《今日基督教》)對七位中國家庭教會牧長、領袖的採訪中,一部分人說他們認為基督徒仍然需要把焦點放在實踐大使命(傳福音、宣教)上,而另一些人則認為牧師需要在教會中談及時事。大多數人牧長說他們在講台上和在個人門徒訓練中會用不同的方式來處理基督徒參與政治活動的問題。但所有這些接受採訪的牧長、教會領袖都在兩個方面有一致的看法——他們都談到為國家、政府和人民禱告的重要性,以及在危機時期傳福音的迫切性。

抗議中的基督徒

這並不是中國基督徒第一次公開抗議——儘管過去中國基督徒很少有公開的示威。2015年,溫州的基督徒用阻擋推土機或在政府辦公室外靜坐的方式抗議政府強制拆除教堂頂上的十字架。王怡牧師帶領的成都秋雨聖約教會曾經多次舉辦反墮胎及紀念“六四“的小型聚會。在中國政府於2018年通過新的宗教法規后,王怡發起了一份聲明,批評政府對教會的逼迫,有近450名家庭教會領袖在上面簽名。後來,王怡牧師被捕入獄,並被判處9年有期徒刑。

基督徒多媒體創作人陸思認為,基督徒如果要成為世界的光,他們的信仰實踐就不能只局限於教堂的四面牆內。目前政府對新冠的過嚴封控導致人民缺乏自由和對政府缺乏信任,這些都是觸及中國人生活的各個方面的現實問題,教會不可能在講道和禱告中對這些議題完全避而不談。

陸思是一名幾年前在海外完成研究生學習后回到中國的海歸基督徒。她說:“基督徒要在世界上發揮影響力,就應該積极參与公共事務。當我們看到鄰舍受到不公正的對待和經歷苦難,基督徒應該積極為他們發聲,這也是一種愛鄰舍的表現。”

然而,接受採訪的牧長們的觀點和態度不盡相同。

在成都周六晚上為烏魯木齊火災舉行的抗議活動中,響起了“新聞自由、言論自由 ”的呼聲。該市某家庭教會的長老傅傑說,當天早些時候,他教會裡的一個年輕人在教會的門訓社交媒體群里發布了有關抗議活動的信息,並呼籲教會的弟兄姐妹加入。

作為群組管理員,傅長老迅速刪除了這位年輕弟兄的帖子,然後告訴他,“教會不會攔阻弟兄姊妹去參與,但是,也不會鼓勵大家去。教會的群里不應該作政治性的動員,但是可以請弟兄姊妹為此代禱。”

當天晚上,傅長老教會的幾位會友參加了抗議活動,他們禱告、唱詩,並向周圍的人傳福音。傅長老和教會的其他人為參與的弟兄姐妹禱告,求主保護他們,並做了一些準備,以防萬一他們有意外情況,需要教會幫助他們和他們的家人。同時傅長老也提醒參與的弟兄姐妹,“基督徒在現場,要以福音為自己的出發點,要努力去作‘和平之子’,而不只是宣洩情緒和憤怒。”

動蕩時期的講道

在上海,家庭教會牧師韓大偉說,他教會的一些藝術家、音樂人和媒體人會友也在周六參加了烏魯木齊路的抗議活動。第二天,當他們在教會樓上差派弟兄姐妹出去植新堂的時候,看見教會樓下停了近百輛警車。

韓牧師說,如何在講台上談及時事,對牧師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在公共的政治事件正在發生的時刻,會眾一定會期待牧者“說些什麼”。牧師很容易主動且公開的教導會中應該怎麼做。“但是如果我每周的講道,會面對差不多300名不同年齡、不同階層、不同教育背景、看不一樣的新聞的會眾,我應該怎麼辦?保羅沒有在亞略巴古講任何關於教會逼迫的事(使徒行傳17),也沒有在希伯來父兄面前用他精通的希臘文(使徒行傳22)。作為牧者,我們需要從神而來的智慧,熟悉自己的群羊,明白自己不需要在所有的場合教導所有自己擅長的事;讓會眾聽到我們公開的教導時,了解基督耶穌的福音,而不是了解牧者的政治立場;同時,在私下的牧養中,讓他們明白,牧師關心會眾的政治立場,而福音會給我們看待政治事件的全新的眼光。”

成都某家庭教會的同工王瑪麗擔心,如果牧師在社交媒體上分享抗議視頻或在講台上談論政治,很容易被扣上“利用宗教顛覆中國政權”的罪名。她提醒中國基督徒:“今天中國家庭教會的基督徒面臨的處境,跟第一世紀耶穌的門徒所面臨的極其相似。但是主耶穌要門徒去實踐大使命,並沒有吩咐他們傳講基督徒應該有行動和身體上的自由及不受限制地傳道的權利。今天中國家庭教會裡的牧者應該以拯救靈魂的事為念,為靈魂的得救、純正福音的廣傳,而迫切禱告,在出現各種風波時相信上帝在凡事上護理、掌權。”

張亞丁是一位來自中國、常住美國的牧師,在過去10年中,他培訓和輔導了許多中國家庭教會的牧師。他認為,“作為聖徒生命共同體,教會需要敏感於自己是要把人帶向永恆,但同時關注、同情、認同、支持人天賦的靈魂、政治、身體之需要,成為安慰者和避難所。教會一方面不需要避諱政治,要敬拜、講真話、不跪,另一方面要小心把向上的使命變成政治訴求,產生簡單的政治行動主義,甚至沖在訴求的最前線,以改變政治現狀與結構為使命(雖然我們可以講出自己的看法並為了公共福祉而努力)。”

張牧師提醒基督徒,“在教會歷史上,初代基督信仰對羅馬文化的逆襲,完全是因為前300年的基督徒個人與共同體見證,可以總結為兩點:真道上的陳明,與美德的見證。中國偌大一個國家、千年帝制的包袱,再加上過去100年把中西的糟粕承繼一身,它在治理、政體上的動蕩可能在我們的有生之年都不會結束,這也意味着我們需要學習忍耐的美德,不求自己快速地伸冤,而是在忍耐當中學習過基督掌權的生活,並且看顧鄰舍。”

傳播福音的機會

對於多媒體創作者陸思來說,這是一個關乎傳福音的呼召的問題。她說,中國過嚴的新冠清零政策導致年輕人失業、經濟蕭條、人心惶惶,她身邊的同學和朋友“都陷入一種對世界的絕望中。以前那些虛無主義的享樂,現在看來都失去了意義。很多人開始問,我對這個世界還有什麼盼望?……很多人也開始思考阿倫特的‘平庸之惡’的觀點。為什麼一個人(例如某些警察或“大白”)會變成一個工具,為邪惡的系統作惡而工作?當體制把人變成工具,就只有任務,沒有良善。但如何恢復一個人的憐憫、同理心、善良?”陸思認為“這是一個傳福音的好時機,基督徒應該在這個時候更好地裝備自己,多多撒種多多收割……也希望更多中國人能認識到唯有福音能夠救贖人,政治制度無法把人從異化中救贖出來。”

湖北某家庭教會牧師趙亞倫呼籲對政治參與看法可能不同的中國家庭教會維護合一,以福音為中心:“無論不同教會立場如何,我們都應該和而不同,彼此守望。無論如何,教會都當為那些敢於站出來的勇敢的年輕人(尤其是那些教會之外尋求真理的人)禱告,也求神藉此甦醒人心,歸向福音。”

Angela Lu Fulton是CT東南亞編輯,Sean Cheng是CT亞洲編輯。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