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 & Reporting

阿富汗基督徒在网络上非常活跃

随着塔利班对妇女和少数群体的限制增加,富有创新精神的牧师们在没有教会的地方开展神学教育及布道。
|
English繁體中文
阿富汗基督徒在网络上非常活跃
Image: A Church4Afghanistan program
Image: Courtesy of SAT-7

2021年8月阿富汗沦陷以来,当地的基督徒几乎无法找到能进行团契的地方。

这并不是说以前就很容易。

目前生活在土耳其的帕尔文·胡赛尼(Parwin Hosseini)说:“在我以前住的地方,我想探索关于上帝的问题,却找不到地方教会。当我在国外找到了答案,我就接受了耶稣”。

出于安全因素,我更改了她的姓氏,以保护她的签证身份。

胡赛尼于马扎里沙里夫市(Mazar-i-Sharif)的一所大学毕业,在2019年离开家乡。与多数当地阿富汗人不同的是,她不是一位难民。她逃离了叔叔所安排的婚姻(对象的年龄几乎是她的两倍),取得居留权并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一位伊斯坦堡的土耳其牧师送给她一本达利语圣经,因为达利语(Dari)是她的母语。之后胡赛尼搬到安卡拉(Ankara),牧师将她介绍给一间阿富汗教会。

在阿富汗时她曾听说过这本“好书”。如今,她成为教导人们如何研读这本书的老师。

身为新成立的阿富汗圣经学院(Afghan Bible College,简称ABC)的助教,胡赛尼说:“我想要向妇女们传福音,并装备她们进入事工”。

2020年,一名韩国宣教士在土耳其创立ABC,这是一所线上学院,偶尔会有面对面的培训。该学院有10名专任讲师,其中三名有博士学位。 ABC的目标是预备下一代的阿富汗基督徒领袖——在塔利班接管以前,阿富汗有接近一万二千个基督徒。

没人知道还有多少人留在阿富汗,但至少有12人是ABC的学生。

由于美军的突然撤离,许多基督徒加入了全国性的逃难潮。在收容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的国家中,南边的巴基斯坦位居榜首,一共收容了150多万阿富汗难民和寻求庇护者(有8名为ABC的学生)。西边的邻国伊朗和德国紧随其后(各有3名ABC的学生),土耳其则收留了十四万名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其中有20名ABC的学生)。

ABC的50名学生横跨了五个国家,胡赛尼成为其中15名女性的导师。当塔利班在2021年底禁止女性接受大学教育时,她们的干部比国内其他人有更高的权利。阿富汗有超过六万名妇女被140所私立大学录取

ABC目前正在寻求通过亚洲神学协会(Asia Theological Association)的认证,该协会是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的附属机构,在33个国家中共有361个会员。

然而,很少有学校像他们一样受到如此大的挑战。

ABC的创办人约翰·金(John Kim)说:“阿富汗的信徒正处于危险中,面对着逼迫。学生们渴望能学习圣经,但他们也很害怕”。

敞开的门(Open Doors)在《全球守望名单》上列出“基督徒处境最艰难的五十个国家”,2021年的第一名是阿富汗。在塔利班重新取得控制之前,阿富汗曾长期位居第二。这个支援受迫害基督徒的机构指出,若被人发现信奉基督教,基督徒可能会被冠上伤害家族荣誉的罪名,而被家庭成员杀害,或者强行关进精神病院。

胡赛尼只需面对来自家人的愤怒。然而,对于一些住在土耳其的阿富汗人来说,他们的情况惨烈得多。

沙·比比(Shaah Bibi):“他们威胁要把我们剁成肉块,然后送回阿富汗。基督教并没有(为家人)带来战争和痛苦,但他们还是这样对我们”。

Kim之前住在安卡拉,他于2017年开始植堂。五年后,阿富汗希望教会(Afghan Hope Church)共有150名会友,在土耳其各地有10个聚会点。平均每个聚会点有10到30人,并且几乎都有阿富汗牧师。

Kim说:“这是间初生的教会,但它正在成长”。

在故乡阿富汗,福音的果子更为丰硕。 ABC回报,透过线上事工,教职员工已经协助带领300名阿富汗人归向基督。学生们透过制作影片使新信徒能听到见证、敬拜和十分钟的证道,带领他们成为门徒。

但是,这些追随耶稣的阿富汗基督徒能去哪找到团契的地方?

虽然不是团契的替代品,但Church4Afghanistan正在尽最大的努力去接触新信徒。 SAT-7 PARS原先是服事伊朗人的一家福音卫星电视台,他们于十一月推出新节目,为秘密的家庭教会和分散各处的基督徒带来由牧师主讲的谈话性节目。

自2010年以来,达利语节目一直是这个频道的一部分,SAT-7每周都会播出两个长达ㄧ小时的节目,并即将再推出两个新的节目。 Church4Afghanistan目前是半小时长度的发展状态,很快将会有一小时的节目,与其他SAT-7频道一样,Church4Afghanistan的节目结合了传扬福音和门徒训练的材料。

但Church4Afghanistan的特点是:完全在Facebook上播出。

由于塔利班的控制,SAT-7 PARS的策画经理列扎·贾法里(Reza Jafari)说:“在阿富汗的卫星电视台非常危险,因为屋顶上的天线很容易就会被发现。因此,教会实际上存在于网路上。”

除了安全因素外,将重心放在线上也是更好的策略。

因为只有20%的阿富汗家庭有卫星电视,但在美国占领阿富汗期间, 越来越多人拥有智慧型手机,目前已占据70%的市场。同时,塔利班关闭了几十家电视和广播机构,并禁止许多外国新闻节目,例如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BBC、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和中国环球电视网等。

尽管只有三分之一的阿富汗人使用社交媒体,但塔利班并没有像伊朗当局那样对网路进行限制。相反地,他们似乎热衷于在第二次竞选政府时利用这个媒介,发布许多家庭友善(family-friendly)的影片,例如士兵们坐着彩色碰碰车。有一部讲述智慧型手机被没收并销毁的影片在网上盛传,但影片内容是假的。

在网上开始一个月后,Church4Afghanistan的不重复浏览纪录(Unique Pageviews)达到8000次,而且有88%来自阿富汗境内。奇怪的是,使用波斯语并以伊朗人为目标的SAT-7 PARS的Facebook页面里,来自阿富汗的浏览次数却是最多。在2022年的50万次不重复浏览纪录中,有49%来自伊朗的邻国阿富汗。

福音事工领袖们注意到 ,伊朗境内来自伊斯兰教的迫害会促进教会的发展,并且类似的迹象也能在阿富汗见到。但贾法里(Jafari)说,两国的情况也有不同之处。尽管网路受到限制,但伊朗公民只需远离公共场合,就能有更多人身自由。他继续说,伊朗的教育部门更加完善,而阿富汗的更为保守。因此,伊朗人私下有更多空间探索自己的信仰,而阿富汗社会随时会打击任何信仰上的异类。

然而,来自伊朗的证据表明,宗教逼迫越苛刻,人们就越愿意接受其他信仰选择。

出生在德黑兰(Tehran)的贾法里说:“当人们听到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与暴力无关,而是与爱有关时,他们会很震惊。阿富汗人迈向基督的步伐比较缓慢,但人们对基督教却越来越感兴趣”。

还有其他接触基督教的管道正在等着他们。帕米尔事工团队(Parmir Ministries)与环球电台(Trans World Radio,TWR)合作,利用AM和短波频率播放达利语波斯语的节目。 Heart4Iran则提供创伤咨询和人道主义援助。

但与此同时,当塔利班禁止妇女在国际组织工作后,世界展望会(World Vision)和其他大型非营利组织也暂停了在阿富汗的运作。

因此,无论是藉由广播、卫星电视还是网路,阿富汗人民只能从分散的个别基督徒那里取得帮助。阿富汗的国情只允许极少的人道相关事工。

但在散居的各处各地,福音事工仍在继续——而且往往是顺着家族的关系网。胡赛尼的五个兄弟姐妹中,只有一个留在马扎里沙里夫市,而她的家人也开始接受她的新信仰。她的一个妹妹甚至开始自己探索基督信仰——ABC的专员也送了她一本圣经。

胡赛尼说:“(阿富汗人)信靠基督会需要点时间,但我知道上帝正在工作”。

杰森·卡斯珀(Jayson Casper)是《今日基督教》的中东特派员。

翻译:思慕 / 编辑:Yiting Tsai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